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七十五章:婆媳情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何為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徐先生今日可是妥妥的見識到了。

    他老婆,真真是個了不起的好角色。

    客廳里,徐紹寒怒目圓哧的眸子瞪著安隅,后者呢?一臉無辜回視他。

    氣嗎?

    氣,都快氣炸了。

    可真是個好東西,手刮傷了,一路都不吱聲,就等著回來告狀?

    他這么一大男人不要面子?

    夜間,用過晚餐,葉知秋提議留在家里住一宿,因著有了上次開頭,這次安隅倒也沒什么感覺。

    應允了下來。

    只是心里念著的,不是自己被劃傷了的爪子,而是院子里的桃木。

    晚間餐桌上,葉知秋面不了數落徐紹寒,后者低眉順眼的虛心挨罵,但也是真沒將氣兒撒到自家老婆身上,反倒是一邊挨罵一邊伺候愛人用餐。

    讓安隅覺得頗為不好意思。

    臥室里,安隅窩在單人沙發上,徐紹寒坐在跟前拿著棉簽蘸著碘伏落在她掌心。

    這人,素來沒伺候過旁人,下手不知輕重也是常有之事。

    碘伏落在掌心按壓著。

    那動作,站在一旁的葉蘭都覺得疼。

    在看看窩在沙發里的人,眉頭緊擰,隱忍不言。

    徐先生抬眸撞見的便是這人一臉隱忍的表情,低低開腔問道;“疼?”

    “疼,”她如實回答。

    哪里曉得本就是直白的一句話,卻會將這人惹惱,原本半蹲在跟前的人伸手將手中棉簽甩進垃圾桶,一臉不悅的目光跟萃了毒似的瞪了她一眼,轉而對葉蘭道;“你來。”

    這二字,可不輕。

    帶著濃濃的不悅與強勢的命令。

    臨危受命,豈敢不從?

    “我自己來,”安隅說著,伸手擋開葉蘭,讓一個四十來歲的長輩蹲在跟前給自己擦藥,實在是不妥。

    可一旁徐紹寒容許嗎?

    他冷涔涔的目光落在葉蘭身上,雖是不言不語,但足以讓葉蘭心底微顫。

    “不礙事,少夫人,您不方便,我來。”

    身后,陽臺門半開,徐先生半靠在門邊輕點煙灰,漆黑夜色下,男人著一身黑襯衫半邊身子在里面,半邊身子在屋外,若非屋里有光亮,只怕是單獨看出去,會嚇得丟了魂兒。

    男人雖靠在門邊漫不經心輕點煙灰,可那深邃漆黑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葉蘭手上。

    似是在觀摩她處理傷口的動作。

    顯得頗有興致。

    臨了,葉蘭起身,叮囑她晚間不要沾水,過兩日自然會好。

    安隅點了點頭,輕聲道謝。

    話語軟糯,不免讓這個四十來歲的管家對她生出了幾分好感。

    多年前,葉知秋嫁給徐啟政,葉蘭陪嫁過來,身處在這頂尖豪門世家中,自是見過不少豪門小姐,但真正豪門中人無一不是帶著面具的,若想窺其內里,需要長久時日。

    葉蘭與安隅見面次數不多,但這人給她的感覺,倒是沒有半分嬌柔做作。

    頗為得人心。

    葉蘭離去,徐紹寒邁步進來伸手將煙按在煙灰缸里,邁步進衣帽間,在出來,手中多了套女士睡衣,不再是上次那套,相反的,與她磨山的款式有些相像。

    男人站在淋浴室門口不聲不響望著她。

    徐太太內心有一股子不祥的預感,遂問道;“干什么?”

    “洗澡,”說罷,徐先生似是怕她不懂,還揚了揚手中睡衣。

    意思明顯,是你洗不是我洗。

    “、、、、、、、”此時無聲勝有聲。

    “我自己來,”她起身,欲要接過徐紹寒手中睡衣。

    后者將手舉高,阻了她的動作,還頗為關心問道;“爪子不想要了?”

    “小傷,無大礙。”

    “誰傷害,誰負責,秉著為人丈夫的責任,不能讓我愛人受到傷害,”徐先生煞有其事的言辭在配上一本正經的容顏,倘若是外面那些個女子,只怕是早已被迷得五魂出竅神魂顛倒了。

    這場戲,大抵還是要從昨晚說起。

    昨夜徐先生一通怒火撒下來,讓徐太太渾身不舒爽。

    業內傳聞,安律師此人,及其記仇。

    若是一個女人有著了不得的手段且還記仇的話,那你得小心點。

    因為一不小心,你掛了,都不知是為何。

    徐太太憋著一口氣到今晚,不動聲色將葉知秋拉到自己陣營來,狠狠虐了一番徐紹寒。

    徐先生是吃素的嗎?

    自然不是。

    這二人,都是頂尖的權謀好手,來往算計之間那算盤可謂是敲的霹靂扒拉響。

    算計我?

    沒關系。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倆看誰厲害,一小丫頭片子還想坑我?

    安隅站在跟前怒瞪著他,被氣的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不洗、直接睡,”言罷,她往床邊去。

    還奈何不了你了?

    “睡吧、睡吧!明日清晨起來大家都會知曉我們安隅是個小邋遢鬼,不愛干凈,”她正走著,身后悠悠然傳來這么一句話。

    這人,似是挺樂意見到如此場面的。

    似是巴不得大家都知曉她是個不愛干凈的主兒。

    安隅轉身,怒氣沖沖望著他,硬生生的被人氣笑了。

    這夜、斗智斗勇中,徐太太敗下了陣。

    只是這澡洗出了事兒。

    次日清晨徐太太起來上廁所,徐先生一如往常去了院子里運動,徐太太坐在馬桶上看著浴室,不免臉紅一片,思及此,女人伸手按了馬桶沖水,而后邁步至洗漱臺前,拿出男人的牙刷,惡狠狠的開始刷著洗漱臺,鏡面。

    數分鐘過去后,只至牙刷似是都有些變形了,徐太太才罷手。

    哐當一聲,及其滿意的將牙刷扔回杯子里。

    清晨徐先生站在洗漱臺前刷牙,只覺牙刷不對勁,但也不知曉哪里不對勁。

    也就作罷。

    次日周末,徐紹寒留在總統府,而安隅自也是沒走的可能,葉知秋清晨見小夫妻二人沒走,臉面上的笑容洋溢的如同屋外正盛的陽光。

    一樓客廳,難于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后院綠油油的草坪,思緒飛揚。

    忽而想起,h國那些年,她在一處莊園勤工儉學,那處的草坪,如同此時總統府的草坪是也一樣的,綠油油的,在陽光照耀下異常晃眼,這種綠,太過不真實。

    彼時,她在想。

    世間萬物都有自己的生長規律,夏季的小草是最綠的時候,特別是雨后,那種嬌艷欲滴的感覺格外惹人心顫。

    而人呢?

    她的生長規律在哪里?她的鼎盛時期在哪里?安隅覺得,她的人生尚未真正開始便已經邁入了終結。

    每個人都有一段特別光輝與的時刻與一段難以忘懷的人生,而此時,她不覺得自己還有這樣的機會。

    年少寄人籬下吃盡苦難受盡冷眼,成年一心扎進事業只為出人頭地,以至于常年空中飛行,居無定所。

    而現如今呢?

    倘若是沒有徐紹寒這號人物的出現,她往后的十年、二十年,應當真是人生鼎盛時期。

    可徐紹寒的出現,如同一把砍刀,狠狠的將她的人生從半路砍斷。

    即便這人生是她自己拼盡全力爭取來的。

    此時的安隅,就好似那垂暮老人,站在自己生與死的臨界點,找不到人生意義。

    “手好些了嗎?”正出神著,伸手溫柔聲響傳來,安隅微微回眸,便見葉知秋著一身素色旗袍站在身后。

    她站在身后靜望著她,眉眼間溫文嫻靜、姿態婉約,儀態萬方,端莊得體。

    “好些了,勞母親掛心了,”安隅淺聲回應,面上笑容淺淺。

    晨間下樓,葉知秋心里惦記安隅傷勢,接過傭人熱毛巾擦手之余只聽葉蘭道;“少爺和少夫人都還沒走。”

    “少夫人呢?”她問。

    “在落地窗那處。”

    葉知秋伸手將手中毛巾遞給葉蘭,而后邁步朝落地窗而去,遠遠的,見她長身而立站在落地窗前,那清冷的姿態中帶著幾分難有的孤傲。

    滿身孤寂帶著些許滄桑,即便是這清晨朝陽也沒能柔和她半分。

    葉知秋與葉蘭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

    驚訝小小的一個女孩子周身卻有如此孤寂蒼涼之感。

    落地窗前,她著一條米色雪紡長褲,白色雪紡休閑襯衫在身,單手插兜,倚窗而立,那種感覺,像站在黃昏之下看盡人生冷暖的百歲老人。

    一眼望不到盡頭。

    葉知秋望著安隅,邁步過去,牽起她纖細的手腕,看了看掌心。

    溫溫婉婉,低低淺淺笑了笑。

    “徐家家規甚嚴,為人子女與為人丈夫都有一套家法,倘若安安以后在紹寒那里受委屈了,回來與母親說,母親幫你討公道,”葉知秋這話,說的柔柔淡淡。

    聲響不大不小,一旁路過灑掃的傭人自是沒聽見的,可葉蘭聽見了。

    心底除了驚顫,在也找不到任何言語來形容。

    葉知秋有女兒,但正是因為有女兒,在生養的過程中知曉養閨女的不易,乍一見安隅這滿身蒼涼,她心底的不忍與心疼蔓延開來。

    到底是何家里,才能將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養成這般?

    清晨、總統府傭人都在院子里忙著自己手中工作,落地窗前,徐太太長身而立,這個孤傲堅韌不輕易服輸的女孩子在這二十三年來,頭一次被長輩撞進了心窩子。

    葉知秋一番話,何其體貼與溫暖?

    這種體貼與溫暖是她這二十三年來從未享受過的。

    一個相處二十三年的母親抵不過一個相處數月的婆婆。

    這令人痛心的真相,怎就那般難以接受。

    許是這日陽光太過晃眼,以至于徐太太紅了眼眶,再多話語在此時都顯得太過蒼白,她低垂首,看不清面部表情,只是沉沉點頭。

    葉知秋見此,頗為心疼的將人摟進懷里,輕輕拍著人后背,話語溫柔;“乖、母親是向著你的。”

    這一聲“乖”,如同火星落地撞進了安隅內心深處。

    猩紅隱忍的眼眶中,淚水不爭氣的奪眶而出。

    想來何其可笑,她此生初次感受到來自母親的溫暖,竟是從婆婆身上得來的。

    十歲那年,安隅尚且還在趙家,趙清顏像往日一樣過來找事兒,而安隅素來不是個吃悶虧的主兒,與之動了手。

    且驚動了兩家長輩。

    那日,胡穗二話不說不問緣由上來就是一巴掌。

    她不問問趙清顏到底做了何等事情,也不問前因后果到底發生過什么。

    將所有錯誤都定在她身上,將她判了死刑。

    此生,第一個維護她的人,是葉知秋。

    這種感覺,及其令人痛心。

    徐紹寒沖完澡從二樓下來,葉知秋恰好松開安隅,拍了拍她肩膀,柔聲說著寬慰話。

    徐先生乍一見徐太太臉面上那晶瑩的淚珠兒,步伐微微失穩,跨大步朝自家母親和妻子而去。

徐少逼婚:步步謀心》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ziwnef.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万科a股票分析论文 如何炒金 产业基金配资 上证指数股吧讨论区 赢策配资 富深所配资 怎么炒股 外汇鑫东财配资 三明配资 炒股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