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更(求月票!)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宋福生用樹枝棍,小心翼翼挖出剩下的松茸,動作放的很輕,怕傷到蘑菇根部。

    錢佩英往筐底鋪草,鋪樹葉,這才接過放進筐里。

    馬老太在旁邊算是看明白了:“三兒,這東西很貴?”

    宋福生點頭。

    “有多貴?”

    “咱那松子七八十文一斤,十幾斤賣不上一兩銀。人家這個,品相要是保持的好些,我估摸一斤就能賣一兩銀子。”

    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馬老太仍是倒吸口氣,還確認一遍擰眉問道:“不是曬干的,就這濕的賣?”

    宋福生點頭。

    大郎也在旁邊吸口氣,怎的蘑菇還能這么值錢,怎么會比肉貴那么多呢,蘑菇有啥吃頭。

    那?胖丫妹子剛才挖出的是一個大號的,讓他一腳給踢碎了,換句話說,他竟然踢碎了許多銀錢?

    “你們也別不信,這叫藥用菌,往藥鋪子里賣的,五六年才能產出一回,五六年,人這一輩子才能活幾個五六年,它能不貴嗎?”

    噢,難怪了,這回支耳朵聽宋福生講話的都聽明白了。說治病他們就懂,病,那是誰都敢治的嗎?但凡進藥鋪子指定貴。

    馬老太聽完在心里不停重復著,一兩,一兩。

    她四處瞅了瞅,貓腰找了根樹枝就奔遠處去。

    宋福生的大伯娘速度也極快,跟在馬老太身后就走。要不說最了解你的人永遠是敵人呢。

    王婆子和郭老太太相對慢半拍,還撿么松樹塔敲打什么松子啊,找蘑菇,找多多的蘑菇,娘呀,一兩一兩的賣,先整它幾筐,回頭落定蓋一排房子。

    宋福生服了這些聽風就是雨的老太太們,沖她們身后喊:“不準走太遠。”

    錢佩英跟著補充道:“應該沒有多少了,不行回來吧。都長在樹根底下,天冷,這是湊巧松針落下蓋上才留下的。”

    沒人聽她那個。

    有時候,用城門官徐主事曾腦補的原話就是:運氣這事誰能說得清。

    馬老太她們貓腰轉了一圈一圈又一圈,再往遠走就要脫離大伙視線了,也不敢往深走、怕被獵物叼走,真的是一個也沒挖著。

    人家宋茯苓溜溜達達的,很隨意的就在四壯爬的樹下面又發現了。

    最可氣的是,錢米壽來了,“姐,松茸長什么樣啊?蒜苗子說能賣很多銀錢,那米壽幫你挖。”

    宋茯苓隨手一指筐,米壽蹲在筐前探頭瞅了瞅,菌蓋上有小斑點,噢,記住了。

    過一會兒,犄角旮旯的一顆大樹下,錢米壽招手:“姐姐,你來,你看這是嗎?”

    馬老太她們先到的,探頭一瞅,娘呀,一堆。不對啊,她們剛才路過怎么沒瞧見。

    宋福生也趕到了,從心里往外感嘆:“錢串子果然名不虛傳。”

    就這樣類似的情況,連續發生了三次。

    發生第一次時,馬老太還覺得可能是她們不細心。

    第二次時,馬老太開始唯心主義了,認為是她們一大把年紀沒福氣,那就換歲數小的上唄。

    不讓大丫二丫撿松樹塔,也給宋金寶抓了來,王婆子給她家蒜苗子也抓了來,小翠都沒給蒜苗子咬咋地,那指定是必有后福的。

    可這些孩子,半個林子里轉悠,撿了些蘑菇,去掉有毒的,全都是普通蘑菇,沒有松茸。

    宋福生很是無奈道:“都和你們說了,要是一片片長,能值錢嗎?那就是草了,那普通蘑菇也不值錢,快干活,別把時辰浪費在這,松茸本就沒多少。”

    話音才落,錢米壽指著樹根那:“姑父,你看,這樹下是不是呀?一堆。”

    宋福生:“……”

    第三次,姐弟倆一南一北,一人撅在一顆樹下異口同聲喊道:“爹(姑父),又找到了。”

    馬老太服了,心服口服了。

    她一邊用粗木枝敲打熟透的棕紅色松樹塔,敲打幾下,松子就會從鱗片里掉出很多,一邊抬眼皮觀察米壽,給米壽看的怪不得勁,直繞著她走。

    馬老太心想:不愧姓錢。包括胖丫,不愧是姓錢的生的。

    就在這時,一陣驚呼聲響起,只看四壯懶得下樹再爬,直接從這棵樹上跳到了旁邊的樹上。

    宋茯苓驚魂未定,手指甲里塞滿了泥土,用小手遮擋陽光,不錯眼的往上瞧。

    此時不止四壯,就她埋頭挖蘑菇這么一會兒時間,附近的三十幾顆松樹上全都有人,高鐵頭和大郎哥他們都在那上面,有的人身上綁了繩子,有的根本就沒綁,因為繩子不夠用。

    還有十幾個正在往上爬的,爬著爬著經常會踩禿嚕掉下來,卻一遍又一遍不放棄的再往上爬,累的滿頭大汗。

    她爹就在那半截樹上掛著呢,聽說話就知道累夠嗆,說沒腳軋子太耽誤功夫。

    這伙相對笨的人,基本上都是年歲三四十往上的,或是肩膀有傷還沒好的,即便爬不到樹頂上,那他們也有招。

    他們用手中的大長樹枝子,費勁的抽打松樹上端的松樹塔,劈里啪啦熟透的松樹塔就會掉下來。

    而眼前的這些松樹有多高呢,宋茯苓目測,最矮的樹相當于現代樓房三四層那么高,大多都是五層到十層樓那個高度。

    不過,相等于十層樓那么高的樹,整個樹身會粗的根本抱不了,兩手環不住,想爬上去是虛妄。

    在現代時,宋茯苓曾經看到有在樓房外粉刷的師傅,那些師傅們坐在一個像桶似的東西上,手上握著刷子,每每當她經過時,粉刷師傅如果唰的一下快速降落,都會給她嚇一跳,替人攥拳緊張。

    可想而知,眼前的一切可不是現代社會,沒有那么多保險措施,他們這伙爬樹的人要比那些樓外面的粉刷匠更危險。

    馬老太敲完一袋子松子了,捶了捶酸疼的腰又拽過一袋子,發現小孫女傻愣愣的站在那,“想么呢,不干活。”

    “奶,”宋茯苓眼神又落在正不停彎腰撿松樹塔的那些老人、女人、孩子身上。她媽就在那里頭,忙得頭都不抬:

    “奶,大伙得豁出命爬樹敲掉十斤松樹塔,下面的人把這十斤松樹塔撿回來,再用棒子一個個敲,敲出松子,十斤松樹塔,才能換來一斤松子,一斤松子賣七八十文。”

    “對啊,是這么個帳。這帳我早算明白的了,不用你再教我。你像咱家二十多口人,用七八十文買干糧,正好是一人分一個餑餑吃。”

    “我是說,我從來沒覺得掙錢這么難。”

    “噯呦天老爺,你能不能過來干活,要不然你再去找找蘑菇,別擱那呆愣愣的。

    就這還難?哪難了?

    你知道有多少人想這么犯難一回,他都沒咱這好命。

    這人啊,就怕想挨累掙錢都掙不著,或者白挨累卻掙不著,你和那樣的比比。”

    “奶,你不懂,我的意思是。”

    “把你意思憋回去,過來干活,別想偷懶。”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ziwnef.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仙牛网配资 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优选策略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一直牛配资 股票行情分析论文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看图能预测股票涨跌吗 2019年上证指数半年线是多少目前大盘年线 酒类股票推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