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997章 錢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街上寂靜無聲,馬車轱轆聲響,車上小太監和太子低聲細語,車外數十親衛警惕的四下張望,這輛車太過顯眼有心人一定猜得出里邊是誰,以常宇仇家之多,親侍不得不小心謹慎何況其還坐著大明太子。一秒記住co,精彩免費閱讀

    朱慈烺倒一點兒也不擔心,雖說常宇身邊危重重但對他來說卻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崇拜常宇甚至到了盲目地步,千軍萬馬尸山血海都殺得J進J出,他不信這世上還有人能殺得了小太監。

    他不光不擔心而且還很亢奮絲毫沒有一點睡意,跟著小太監身邊他能聽到太多想都想不到精彩故事,更能默默學到一些皇宮里沒人教的東西,比如為人處事甚至說話的方式和技巧,就像剛剛常宇和李遇知那一席話,處處是鋒卻又點到為止,話不用說太直白似是而非,對方似懂非懂即可。

    天Se已不早,殿下回宮吧,明兒還有早課,馬車至皇城東北角時常宇提醒朱慈烺。

    “今晚跟你住在衙門里不行么?”朱慈烺懇求道。

    常宇搖頭:“你以后若還想出來,就要懂得適可而止”朱慈烺嗯了一聲點點頭,常宇便讓老胡調轉車頭朝北安門行去。

    “李巖他們明天會抵京么?”朱慈烺問道。

    常宇點頭。

    “高杰劉澤清還有花馬劉那條野狗你打算如何處置,不趁收拾他們么?”朱慈烺有問不完的話。

    “你不說,我都快忘記這條狗了”常宇嘿嘿一笑:“收拾與否且再看看,不過可以先讓他們G點苦力”。

    馬車在皇城北安門外停下,常宇下車叫開了門叮囑朱慈烺J句與其告別,隨后走到馬車旁邊和車夫老胡嘀咕J句。不多會馬車和親侍們順著皇城根一路向東朝衙門方向行去。

    馬車漸遠,皇城北安門外的黑影里閃出個黑影順著墻根朝正西緩行,此時街上已是寂靜無人,皇城外有親衛軍巡邏更是野狗見不到一條。

    個黑影一路無聲快步急行,不多時便到了皇城東北角的定府大街,沒錯就是定國公府所在處。

    定府大街因定國府而名,是條繁華街區,吃喝玩樂應有盡有,在京城東北角算是首屈一指,雖已是深夜依舊不乏燈紅酒綠鶯歌燕舞。

    鶯歌樓就是北城最為著名的青樓,聽聞里邊的小姐姐們不光長的俊美還多才多藝,吹拉彈唱樣樣精通,個個都是大明好聲音達人秀選。

    J個G公在樓前正低頭哈腰的恭送J個醉醺醺的客人企圖能討到帶你打賞,突然就瞧見街頭有人直奔而來,心納悶,這么晚還有客上門,當真好興致啊,便要向前招呼,忽的身邊竄出一人搶先迎了過去。

    那人至于人跟前,躬身叩首:“廠公大人,吳大人在上邊候著您呢”。

    沒錯,這人就是常宇和親侍陳王廷蔣發,而這個迎接的人是錦衣衛指揮使吳孟明的心腹狄衛城。

    常宇嗯了一聲,跟著狄衛城朝樓里走去,J個G公趕緊圍過來:“J位爺……”

    “滾”狄衛城低吼聲,G公們維諾后退,常宇瞧了他們一眼,屈指彈出J塊碎銀,那些G公們一愣隨即喜上眉梢趕緊大聲道謝。

    “廠督大人您可是瞧著這些大茶壺怪可憐的?”狄衛城瞥見這一幕實在忍不住低聲問了句。

    “可不是,這G公和咱家這些太監都下九流的可憐人”常宇嘿了一聲,他的確是瞧著這些G公可憐。

    狄衛城一聽這話頓時就慌了,趕忙轉過身告罪:“廠督大人可不能這么說,這大茶壺是真切切的下九流,您可是內官之首啊,與朝臣并肩豈能與這些人同流”。

    且,常宇撇撇嘴,這些人表面奉承的很,實則背后什么樣的難聽話都說了,太監在他們嘴里甚至還不如這些下九流,因為都不入流。

    當然了,以常宇心態從未覺得太監身份就丟人了,他也根本不在乎這些俗見,對狄衛城擺擺:“隨口聊個天你緊張個什么”。

    狄衛城這才松口氣,連忙前邊帶著路,常宇又突然問道:“你說這G公是下九流,可知道下九流是那J個?”

    這個狄衛城還真不知道,常宇又側頭看向陳王廷,他也不知道,果真只有江湖歷練最豐富的蔣發張嘴就來:“一流戲子二流推,流王八四流G五剃頭,六擦背,娼八盜九吹灰,這G公就是下九流里排第四,還有啊G公是南方的叫法,北方叫大茶壺而且這G公啊實則一點都不可憐,他們可都是J院老鴇豢養的打啊,個個心黑辣千萬不要被他們那副奴才相騙過了”。

    狄衛城也趕緊附和:“可不是,這些大茶壺的心可黑著呢,都是裝可憐”

    “蔣師傅果真見多識廣”常宇由衷贊嘆:“這既有下九流,那應該也有上九流咯”。

    蔣發嘿嘿一笑:“不光有上九流還有九流呢”。

    哦,J人都來了興致,常宇道:“蔣師傅說說看”。

    “這上九流里啊,一流佛祖二流仙,流皇帝四流官五流員外六流客燒八當九莊田,廠公您也是官,上九流里排第四呢,僅次皇上”。蔣發賣弄起來。

    常宇哈哈一笑:“那九流呢?”

    “一流舉子二流醫,流風鑒四流批,五流丹青六流工,僧八道九琴棋”。蔣發又繼續說道,常宇挑了下眉頭:“風鑒和批?”

    “哦,“風鑒”就是看風水的YY先生,“批”是批八字的即算命的”蔣發連忙道,眾人為其識廣忍不住喝彩。

    說話間,四人已上了樓,在一天字號房前狄衛城敲了敲房門,然后對常宇拱了轉身離去。

    房門咯吱一聲打開,吳孟明的笑臉出現在眼前,常宇忍不住掩鼻皺眉,味道好怪好熟悉好沖。

    “吳大人這是剛廝殺完沒多久啊,瞧這硝煙味多沖鼻子”常宇走近房內往里邊瞧了一眼,床上很是凌亂。

    吳孟明有點不好意思嘿嘿笑了:“久候困乏就睡了會,讓廠督見笑了”。

    常宇且一聲翻了個白眼,看了桌上的酒菜:“這公款吃喝呢?”

    “不不不,卑職S人掏腰包,廠督可吃過來了,要不……”吳孟明趕緊道,常宇擺擺:“泡壺茶就行了”說著走到窗戶邊,將窗戶打開通了通風,房內那G怪味才淡了好多,看著外間黑漆漆的街道:“明兒朝里有的鬧騰了”。

    吳孟明幫常宇泡了茶聞言嘿了一聲:“怎么鬧騰也是皇上和那幫臣子的事,咱們又不用上朝落的清靜”隨后又道:“廠公咱們現在見個面至于這么偷偷摸摸么?”

    常宇轉身走到桌邊坐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皺了皺眉頭:”你這天字號豪客就給喝這茶啊“。

    吳孟明頓時就來火了,他不懂茶卻知道小太監是品茗高,一聽這話就是到青樓里當他冤大頭了,嚷嚷就要找老鴇麻煩卻被常宇扯住說正事:”別忘記了,如今外邊上咱們倆可得是水火不容,鬧的越僵越好,至少咱哥倆好“。

    ”對對對“吳孟明搗頭如蒜:”水火不容,水火不容“說著從懷里掏出一串鑰匙遞給常宇:”咸宜坊車馬胡同進去第家門口一大榆樹,進大院子“。

    常宇接過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阜成門內西城兵馬司旁邊?“吳孟明點點頭。

    ”吳大人啊,您這是賄賂咱家么?“常宇將那串鑰匙丟在桌子上:”咱家孑然一身要這么大宅子G嘛“。

    吳孟明笑了:”宅子不一定要住人還可以放東西呀“。

    常宇嘿嘿一笑:”咱家有什么東西要這么大宅子要放?“

    ”廠督有些家當總放在衙門里人多眼雜著實不便,倒不如尋一S宅存著更隱秘,前日卑職從王之心那老閹……老東西查了近二十萬兩現銀,現在都放在那宅子里呢……“吳孟明也不遮掩了。

    常宇卻沉默了。

    作為東廠提督,奉旨查貪反腐,可自己是否G凈連常宇自己都說不清楚,若問他有沒有貪污受賄,實際上并沒有然而他卻家資不菲。

    事實上這些家資多是在太原時讓吳孟明從兩個已經嗝P的王爺那弄來的,又有抄山西J商的油水以及各種坑蒙拐騙所得。

    可這些銀子,百分八十都上J,余下則分給參與的麾下兄弟,而自留的那部分也未S用,想想他一個東廠提督衣食住行從來不缺,又無吃喝P賭的嗜好,J乎就沒花錢的地方。

    相反這些銀子多用在麾下四營將士身上,打造重甲裝備兵器戰F以及打賞撫恤,余下更是投資八達通商會及鏢局。

    “家當放在衙門即便被人查了,也可說是公款,若存S宅則有口難言咯,吳大人,此事有風險啊”。

    “有風險也落不到你我頭上,自有人頂著,鑰匙廠督盡管留著,需要銀子隨時可取……”吳孟明正說著,常宇突然打斷他:“隨時可取?咱家突然想到一個更安全的地方了”。

    “什么地方?”吳孟明趕緊問道。

    “銀行”常宇一拍桌子,吳孟明一臉懵B:“啥?”

    “哦,就是錢莊”

    握C吳孟明一拍大腿:“我怎么就沒想到這個一本萬利財源滾滾還能做掩護,廠公啊,咱們得好好嘮嘮這磕……”。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扶明錄》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ziwnef.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江苏11选5*查询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退市股票涨跌幅限制 今日股票推荐排名 炒股入门知识大全 哪里有贵阳麻将群 麻将来了旧版本下载 青海快三的开奖结果 36选7走势图50 股票涨跌的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