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小說坊

章節目錄 419.安靜的時光和選擇(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吃晚飯的時候,龍池大師先吃完,一身灰舊僧袍,微醺拿了個雞腿出去遛彎了。有兩個衛兵日常跟著他。

    老頭平常時候是挺樂呵的一個人,而且一點不顯得遲鈍。他的身上甚至依然保留著一些當年在封龍岙坑蒙拐騙時候的風采。

    所以這跟阿爾茲海默癥又不一樣。他似乎只是實在健忘而已,短時間內說話辦事都沒有任何問題。

    “他這哼什么呢?”老頭出門的時候嘴里哼的曲聽不清詞,劉一五看著門外問。

    其實心里感覺稍有些意外和親切,韓青禹抬頭說:“是我們那里的山歌。就算是山歌吧,方言胡謅的。”

    “唱的什么?”

    “調戲婦女。”

    “哦……難怪他記得。”劉一五笑起來,突然說:“其實叫聲爺爺也不吃虧。”

    他說著把目光從門外收回來,看韓青禹一眼,“多少人想叫還叫不上呢,難得老頭記得住你。”

    道理其實是很對的。

    如果這個世界有人做一個武力值排名的話,把包括陳不餓、ne在內,所有確定強大或猜想強大的人都算上,姜龍池也必然能夠排進前十。

    這是真正的,人類武力巔峰上的存在。

    “那不行的。”韓青禹滿嘴油,咽下去一口烤羊肉,含糊但是激動說:“你是不知道我親爺爺脾氣多大,這事我要是認了,他都能從墳里再跳出來,抓兩條蛇拎了抽我……你們都看我干嘛?用蛇抽孩子很奇怪嗎?”

    “不奇怪,畢竟你家祖宗十八代抓蛇的。所謂家學淵源,就是這樣潛移默化地傳承。比如我五歲上下的時候,我爸因為打麻將怕我吵他……他就開始給我泳裝掛歷當啟蒙讀物。”

    溫繼飛說得認真嚴肅,一板一眼。

    飯桌上笑起來,劉一五嗆著了,低頭捂嘴咳了兩聲,去接水洗了把臉,回來仍舊繞回去,朝韓青禹說:

    “你說你那么較真干什么?那你在外面遇著老人家,喊聲爺爺,不也就是平常禮貌而已嗎?”

    “可是姜上將會當真啊。”韓青禹應道。

    劉一五怔住想了想,不說了。

    “也是。那樣說是善良,但是畢竟沒有真實的親人感情在,感覺好像是在欺騙和愚弄老上將似的。”溫繼飛說。

    劉一五點頭認同了。

    “當然你要是能讓姜上將親手給他十幾二十塊金屬塊的話,那種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感情,自然就有了。然后只要一直給,感情就會無法克制的一直生長。”

    溫繼飛接著又說道。安逸的日子里他回到像以前一樣。

    一片笑聲里,韓青禹不接這茬,抬起頭問:“對了,劉軍長,姜上將當年為什么會跑去我們那個小地方,待那么多年啊?”

    劉一五張嘴,欲言又止。

    飯桌上吃飽了的第四軍軍官紛紛起身告辭離場。

    “守一個很大的源能波動。”等人走后,劉一五小聲說:“上次吃飯的時候聽軍團長說起,他們懷疑那是我們自己星球原生的源能波動,你們能理解嗎?如果是真的,能有所現的話,那對蔚藍和人類的意義都會很重大。”

    “嗯。”韓青禹麻木一聲,他并不很關心人類……接著又問了大概時間,韓青禹現那次波動是在自己出生前,繼續問:“那后來守著了嗎?”

    劉一五搖頭,“沒。”

    “就沒了?”

    “好像說隔幾年還波動過一次,但是消逝得很快,姜上將人在那里也來不及追朔源點。再后來就徹底沒了。”

    第二次波動的時間點并不具體,但是能確定,自己應該已經出生了,可能兩三歲左右。韓青禹沒有兩三歲時候的記憶,在心底猜想著原生源能波動自此消失的原因,到底是不是折秋泓口中的吞噬。

    “就是那一次,我把那東西吃掉了?”

    韓青禹這么想著,在心里猶豫著。

    “說起來這事辦的,其實虧大了,浪費了姜上將很多時間。軍團長說他們到后來才知道,其實類似的波動,世界上其他地方也有生,而且不只一兩起,然后都一樣無法追溯。”

    飯桌旁,點了煙,劉一五繼續說道。

    既然這樣,韓青禹就決定先不說自己的懷疑了,尤其現在,在他對蔚藍的感情有些復雜的情況下。

    “其實按我爸媽后來說起那些事看,龍池大師他在我們那里的那幾年,好像過得還挺開心的。”

    坑蒙拐騙,日子清閑,在四里八鄉深受尊重,而且能把葷小曲兒記到現在,韓青禹心說那日子他能不開心么?

    劉一五定住一下,說:“那就好。”

    …………

    就這樣,閑聊著,一直到姜龍池遛彎回來,桌面上早也換了花生、瓜子,干果、綠茶,劉一五才說:

    “對了,我這回來有正事。”

    “我靠,你竟然有正事?”、溫繼飛做出被嚇了一跳的樣子。

    “滾”劉一五罵完表情嚴肅下來,說:“前天早上的情報,阿方斯前幾天突然從尼泊爾老窩消失了,具體不知去向。”

    他說話時看向韓青禹的眼神里充滿擔心。因為他們幾個前些日子剛和人正面遭遇過,兩大主戰力被重創,而人沒殺完。

    “我們很難把這當作巧合。”

    劉一五的意思,兩件事之間的聯系很明顯,軍團方面不得不去猜疑和假設,阿方斯可能親自來找韓青禹幾個了。

    他很熟悉蔚藍,地位很高,如果有心,可能早就看過很多高級別的機密資料。他很強,邵玄被重創后至今在養傷。

    “這樣你們肯定不能在外面活動了。而且就算躲,安全的地方也會很少,就怕防不勝防,懂嗎?”華系亞有軍陣,可是人不可能一直待在軍陣里,劉一五說:“然后我們確定一對一能擋住他的人,也就那一個。”

    那一個是誰,不用說了。劉一五繼續道:“至于姜上將,正面也許可以一戰,但是他的情況,你們知道的。”

    沈宜秀緊張一下:“那我們……”

    “去軍團總部基地藏兩年。”劉一五這次之所以帶著姜龍池一起來,就是來接人的。

    其實還有一個辦法的,就是設計引阿方斯出手,讓軍團長伏殺他。但是這個方法,溫繼飛只想了一下就放棄了,因為沒那么大的臉,同時不知道陳不餓殺阿方斯要付什么代價。

    另外,青子應該想自己殺的。這段時間他做事和抉擇變得有些急躁,就是因為這個。大概他也不會愿意藏在軍團總部兩年,畢竟蔚藍給不出那么多金屬塊和源能塊養他,永生骨也在外面……

    “只有這一個辦法嗎?”果然,韓青禹開口。

    劉一五笑了一下,“果然還是軍團長和參謀長了解你啊,有,還有一個地方你們可以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穹頂之上》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ziwnef.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股票行情分析方法 上证指数15-19年走势图具体数据 四创电子股票行情 兴业配资 宁波富达股票 股票分析软件名字 原油现货怎么做 创利配资 财牛汇 2019上证指数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