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二六七章 直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離開清水巷的時候,沈彤的心情已經很好,她沒有回家,而是去了百卉堂。

    芳菲和小妹都在百卉堂里,她們正和好幾個小姑娘一起,聽小柴胡說海說。

    沈彤失笑,她記得芳菲和小柴見面就撕的,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們能和平相處的?

    她在鋪子里轉了一圈兒,卻沒有看到阿治,一問才知道有個太原來的客商要進一大批貨,阿治和他去茶樓談生意還沒有回來。

    沈彤想了想,便進了后間。

    兩個小學徒正在給蚊香裝盒子,沈彤徑自去了里間。

    藍師傅像往常一樣坐在炕上,面前的炕桌上放著一堆藥材,他正用兩只光禿禿的手腕撥弄著。

    沈彤在炕沿上坐下,看著藍師傅擇選藥材。

    看到是她,藍師傅頷首施禮:“沈姑娘來了?”

    “藍師傅辛苦了。”沈彤微笑。

    “不辛苦,這都是份內之事。”藍師傅目光安祥,疤痕交錯的臉上看上去并不如初見時猙獰了。

    他說完這句話,就重又低交擇選藥材,專心致志,似乎世間的一切都與他沒有關系了。

    沈彤注視著藍師傅已有銀絲的發頂,一時也不知該說什么。

    眼前的人如果真是當年的那個幸存下來的后晉之主,那么他也早已沒有了昔日的雄心壯志了吧。

    無論是什么人,足不出戶,經年累月生活在斗室之中,與藥石香料為伴,再多的豪情也會消磨殆盡吧。

    “藍師傅,您會患得患失嗎?”沈彤忽然問道。

    藍師傅的手腕停頓一刻,隨即便又把幾塊根莖壯的藥材拔到炕桌一側的藤筐里。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藍師傅喃喃低語,像是在對沈彤說,又像是說給自己。

    “這些年來,你是用這句話來安撫自己的?可是其他人不會。”沈彤道。

    “其他人不是我,我管不了他們的事。”藍師傅依然沒有抬起頭來。

    “所以,你知道有那些人存在,在榆林如是,在西安亦如是,你一直都知道有人在你的周圍。”沈彤正色。

    金旺招供的時候曾經說過,那個開筆墨鋪子的高子和,在西安另有任務,而那個傷務是他們這些人都不知曉的,但是從高子和在西安蜇伏十幾年來看,他像是在監視什么人,只是金旺并不知道高子和究竟是在監視著誰。

    于是沈彤便想到了藍師傅,她也是從那時開始,對藍師傅不再像最初那般如臨大敵。

    一個被監視的人,是不會輕舉妄動的。且,還是一個有殘疾,多年沒有走出大門的人。

    藍師傅停下手來,他安靜地坐在炕桌前,把兩只手腕放在炕桌上,像個正在上課的小小蒙童。

    “我心已死,他們在或不在,于我何干。”

    沈彤的嘴角動了動,她把要說的話咽了回去,只是靜靜地看著藍先生。

    小小的斗室之中,一大一小兩個人,如同兩尊石像,誰也沒有動,誰也沒有說話。

    也不知過了多久,藍師傅的老仆撩簾進來,手里是個小石臼:“您看看磨成這樣行不行啊?”

    藍師傅看了一眼,微笑道:“可以了。”

    老仆應聲出去,簾子在他身后放下。

    沈彤深深地透了一口氣,淡聲說道:“監視你的人已經走了,知道自己暴露了,他殺了妻子兒女,連夜逃走。”

    藍師傅的無怒無喜的臉上忽然抽搐起來,他顫聲問道:“他殺了自己的妻兒?不會,不會的。”

    沈彤搖搖頭:“你是想說那不是他殺的,而是被來滅口的人殺的嗎?”

    藍師傅沒有說話,沉默便是默認。

    沈彤嘆了口氣:“或許你是對的,但是我卻覺得那就是他殺的。他暴露了身份,所以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條,與其自己的妻兒被別人殺死,還不如被他自己殺掉。”

    藍師傅的身體又是一顫,他猛的瞪大了眼睛看向沈彤,他的聲音更加顫抖:“沈姑娘,你為何你為何會這樣想?你......你難道認識他們?”

    后面內容十五分鐘后替換

    不辛苦,這都是份內之事。”藍師傅目光安祥,疤痕交錯的臉上看上去并不如初見時猙獰了。

    他說完這句話,就重又低交擇選藥材,專心致志,似乎世間的一切都與他沒有關系了。

    沈彤注視著藍師傅已有銀絲的發頂,一時也不知該說什么。

    眼前的人如果真是當年的那個幸存下來的后晉之主,那么他也早已沒有了昔日的雄心壯志了吧。

    無論是什么人,足不出戶,經年累月生活在斗室之中,與藥石香料為伴,再多的豪情也會消磨殆盡吧。

    “藍師傅,您會患得患失嗎?”沈彤忽然問道。

    藍師傅的手腕停頓一刻,隨即便又把幾塊根莖壯的藥材拔到炕桌一側的藤筐里。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藍師傅喃喃低語,像是在對沈彤說,又像是說給自己。

    “這些年來,你是用這句話來安撫自己的?可是其他人不會。”沈彤道。

    “其他人不是我,我管不了他們的事。”藍師傅依然沒有抬起頭來。

    “所以,你知道有那些人存在,在榆林如是,在西安亦如是,你一直都知道有人在你的周圍。”沈彤正色。

    金旺招供的時候曾經說過,那個開筆墨鋪子的高子和,在西安另有任務,而那個傷務是他們這些人都不知曉的,但是從高子和在西安蜇伏十幾年來看,他像是在監視什么人,只是金旺并不知道高子和究竟是在監視著誰。

    于是沈彤便想到了藍師傅,她也是從那時開始,對藍師傅不再像最初那般如臨大敵。

    一個被監視的人,是不會輕舉妄動的。且,還是一個有殘疾,多年沒有走出大門的人。

    金旺招供的時候曾經說過,那個開筆墨鋪子的高子和,在西安另有任務,而那個傷務是他們這些人都不知曉的,但是從高子和在西安蜇伏十幾年來看,他像是在監視什么人,只是金旺并不知道高子和究竟是在監視著誰。

    于是沈彤便想到了藍師傅,她也是從那時開始,對藍師傅不再像最初那般如臨大敵。

    一個被監視的人,是不會輕舉妄動的。且,還是一個有殘疾,多年沒有走出大門的人。

大紅妝》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ziwnef.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点石成金配资 51配资 p2p理财平台哪个靠谱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中青旅股票行情 澳博瑞特配资 股票融资融劵买的多好不好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 美牛配资 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