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小說坊

正文 1842 做人,要守信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非常、非常重的一腳。

    李火先是腹部被我砍傷,接著脊背又中了招,整個人是無比虛弱,被我一腳就踹下了懸崖,隨著他的慘叫聲越來越遠,這條命八成也玩完了。

    與此同時,我也把二叔放在地上,緊張地問他怎么樣了?

    “沒……沒事……”二叔有氣無力地說著,語氣里也充滿欣慰:“龍,你越來越厲害了。”

    但是怎么可能沒事,二叔不知幾天沒吃東西了,整個人餓得皮包骨頭,更何況身上還有那么多傷。我稍稍檢查了下他的身體,現他的情況十分危險,身受重傷外加饑腸轆轆,生死幾乎只在一瞬間了,如果我再遲來一天,二叔都有可能一命嗚呼

    這個李火,說是不敢殺二叔,但這和慢性殺人有什么區別嗎?

    “二叔,你撐著點,我這就給你弄點東西吃。”

    我一手抱著二叔,一手抓著外面的藤蔓,“噌噌噌”就爬了上去。

    接著,向前飛奔。

    不一會兒,我就來到之前那條湍急的河流邊。

    那些皮外傷其實不算什么,以二叔的身體還撐得住,關鍵是他至少一個星期沒有吃東西了,甚至一滴水都沒喝,整個人都孱弱無力。

    我太知道這種感覺了,當初和阿布在海上飄了那么久,也曾經一個星期滴水未進、痛苦不堪。

    在這種情況下,必須得先喝水。

    我把二叔放在河邊,用手捧了些水往他嘴巴里灌。

    在碰到水的那一瞬間,二叔的眼睛都微微有些亮了,接著便“咕咚咕咚”大口喝了起來。二叔要喝,我就不斷地給他灌,一捧又一捧地往他嘴巴里倒,等到二叔喝了十多捧水,精神狀態已經好了很多,我又從背包里摸出食物,一些面包、餅干之類的東西,二叔也都照吃不誤,全都吞進肚子里去。

    一通吃喝之后,二叔的精神狀態已經好了很多,起碼沒有死亡的危險了,但是仍舊站不起來,因為他受的傷很重。

    不過這就無所謂了,傷可以慢慢養,人還活著就行

    我立刻將二叔背起來,小心翼翼地說:“二叔,咱們回去”

    “嗯……”二叔輕輕應了一聲。

    這次能夠救出二叔,我的心情當然十分愉悅,出山的腳步都輕快了很多,簡直比尋到涅槃淚還高興。

    二叔雖然身體虛弱,說話還是有力氣的,他問我怎么來這里了,我也一五一十地告訴他,說去飛龍大隊找他,結果看到木頭等人正在受罰,就和古老頭大吵一架等等,全都說了一遍。

    二叔嘆著氣說:“古老頭也真是的,我被李火抓走,是我自己不小心啊,怎么能怪木頭他們”

    “因為大家都以為你死了,尸體都找不到,古老頭也是氣不過才這么做吧,包括木頭他們也是自愿受罰……二叔,還好你還活著”

    “是,咱們趕緊回去,別讓他們自責太久。”

    我一路飛奔,雖然餓了就吃飯、困了就睡覺,但也度不慢。

    我和二叔當然也聊其他。

    二叔隱約知道我們后來去了東洋,但是一直都沒消息,問我最近怎樣。

    我也不想讓他太過擔心,就說好著呢,一直在為魏老做事,還和南王、趙虎等人在一起,大家團結一心、無堅不摧,什么對手也能攻破。

    最近是有點空,所以才來找他。

    二叔聽了之后當然無比欣慰:“好啊,能為魏老做事,比以前胡亂地打打殺殺可強多了。”

    我臉一紅,自己之前確實過了一段無法無天、肆無忌憚的生活,那個時候二叔對我非常不滿,甚至數次想逮捕我。現在好了,我為魏老做事,在二叔看來算是很成器了,打心眼里為我驕傲。

    我和二叔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就出了山,這里有車接應,直接載著我們去了機場。

    總之,經過一番折騰以后,從我進入深山,再到返回飛龍大隊,已經是一個星期后了。

    我再回去之前,已經知會過古老頭,到了兵營之中,簡直人山人海,大家都在歡迎“火拳”歸來。我和二叔享受著眾多的鮮花和掌聲,一直走到飛龍大隊之中,木頭等人紅著眼睛撲了上來。

    二叔分別和他們擁抱,這些鐵骨錚錚的漢子,幾乎抱頭哭成一團。

    緊接著,二叔又來到古老頭的身前,“啪”的敬了個禮,認認真真地說:“報告領導,張宏飛歸隊”

    古老頭的眼圈都紅了:“好、好”

    眾人也都喜不自禁,整個兵營乃至飛龍大隊,都好像在過年一樣,鑼鼓喧天、旌旗招展。

    趁著二叔和同事們歡聚一堂的時候,古老頭也來到我的身前,頗有些激動地說:“張龍,沒想到你真把你二叔救回來了,怪不得魏老這么器重你,我都想把你招進飛龍大隊了”

    我哭笑不得地說:“你還打算挖魏老的墻角啊?”

    古老頭趕緊說:“不敢”

    不過提到魏老,我也問他魏老哪里去了,古老頭告訴我說早就走了,還轉達了魏老的話,說我要是想去米國,隨時聯系魏老就行,到時候給我派飛機過去。

    之前沒找到二叔的時候,我都做好在森林里混個一年半載了,現在既然這么順利,當然還要回米國了。

    當天晚上,整個兵營一陣歡騰,大家有酒有肉、齊聲歡唱,之前也有飛龍隊員歷盡千險、劫后余生,但是哪有這種陣仗和排場啊,由此可見二叔的地位和重要性,三英拍馬追一輩子也未必能趕上了。

    至于我,也給古老頭等人講述著救出二叔的經歷,說到我不出二十招就將李火給搞定了,眾人都是驚詫無比,畢竟他們都知道我以前的實力,哪想到沒幾年我的進步會這么快啊

    整個飛龍大隊,甚至一個天階上品都沒,更不用說什么天玄境了。

    他們當然十分羨慕。

    畢竟,變強是每一個人所渴望的。

    要說我的進步,自身的努力其實不多,要說努力,大家都很努力,飛龍大隊哪一個人不努力啊,誰不是夏練三伏、冬練三九?

    但在努力之外,天賦和運氣也很重要。

    如果說潛龍之體是我的天賦,那么狼王之血和通天丸就是我的運氣了,沒有這些東西,我要想到現在這個實力,且早著吶。

    大家吃飽喝足,便都回去睡覺。

    今晚,我就在五行兄弟的宿舍過夜,直接在二叔床邊打了一個地鋪,我還是喜歡和二叔在一起。即便如此,大家依舊十分興奮、沒有睡意,聊了好久的天,最后說到李火,土匪還嘆著氣說:“說到底,還是咱們實力不濟,每次抓人都得靠合作,一旦分開就玩完了。”

    其他幾人也都說是,這么多年過去,天階上品遲遲無法突破,也太難了。

    金槍還笑著道:“說到底,還是不如張龍的天賦強唄,人家二十幾歲就天玄境了,咱們還在天階中品掙扎”

    而我聽到這話,立刻坐了起來說道:“想突破天階上品也不難”

    眾人立刻安靜下來,詫異地朝我看過來。

    “龍,我們這么多年都沒突破天階上品,你卻來一句不難,太傷我們了吧……”

    “是啊,人和人的天賦不一樣,對你來說可能不難,對我們來說可能就是一輩子難以逾越的障礙了。”

    “可不是嗎,你這就好像班里面的學霸,說考一百分一點都不難一樣,要引起眾怒了啊”

    他們一個個開著玩笑。

    我卻搖了搖頭:“真的不難我問你們,你們覺得我天賦怎么樣?”

    五行兄弟面面相覷,沒有說話。

    “我的天賦一般,是吧?”我繼續說:“當初你們都看過我,甚至覺得我不是練武的料,沒有錯吧?”

    五行兄弟的面色頓時有些尷尬。

    “那只能說明我們當初眼拙……”

    “也不能說你不是練武的料,只能說天賦不那么絕頂吧”

    “你能練到現在這個程度,已經足以說明你的天賦過人”

    但我還是搖頭:“我說實話,我的天賦確實一般,我能走到今天,完全是靠運氣。天玄境先不說,要升天階上品,也不是沒辦法……”

    接著,我便把自己在東洋的經歷講了一下。

    “就在長樂村的后山。”我說:“那里有頭狼王,它能聽懂人類的話,你們過去就說是我叔叔,它會乖乖躺下讓你們喝血的。喝了它的血后,不用一天就能升到天階上品”

    即便在黑暗中,我也能感受到大家炙熱的目光,以及迫不及待的心。

    二叔卻沉沉地道:“你剛才說,長樂村的村長萬啟山,曾告誡你不能把這秘密告訴別人?”

    “……是。”

    “那你就不能告訴我們。”二叔說道:“龍,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守信,人無信則不立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我們哪怕一輩子都是天階中品,也不想你成為言而無信的人。”

    木頭等人一片沉默,我的臉也在黑暗之中紅了。

    “龍,你有這樣的奇遇,我們都很為你高興,但各人有各人的命,我們也不強求,睡吧”

龍抬頭》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ziwnef.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广西一定牛快三走势图 下载无网络单机麻将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规则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结果 中摩配资 米配资 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广东11选5一期计 圣农发展股票资金流 多乐贵阳捉鸡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