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小说坊

章节目录 第 6 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夜无眠,再也不敢靠近那个?#35828;?#36523;子,天未亮,程梓牧就出了门…。。

    、女朋友

    “梓牧,你还没洗好吗?怎么还不出来?”

    “啊,好了好了,出来了”程梓牧?#29287;?#25293;自己的脸,好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来,?#35328;?#39184;吃了吧”

    “嗯”

    程梓牧还是有点担心,怕坐在对面的唐宋会看出什么端倪出来,便把?#36153;?#30340;低低,不去看那个?#35828;牧常?#25151;间里的气氛有点压抑,唐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昨晚的记忆到了唱歌就戛然而止,有没有做什么其它的事情,他是一点也想不起来,所以,他还是不要开口的好

    咚咚~咚咚~

    “梓牧,唐宋,你们醒了吗,要回去了”

    “来了”听到敲门声,唐宋站了起来,“你好好吃,我去开门”

    踱步到门边,外面的人却是敲得更大声

    “来了来了,小心门被?#27809;?#20102;,老板找人赔我可不负责”

    开门,迎面的是王悦一张放大的脸

    “哎呀,唐宋,你醒了啊,昨晚…嘿嘿嘿,有没有做什么…恩?”

    “大清早不要流口水,影响别?#35828;?#39135;欲”

    “切,没幽默?#23567;?br />
    在你面前谁还有幽默?#23567;?br />
    “梓牧,你在干嘛呢”

    两个人在门口说话的时候,陆瑶已经走了进去房间内

    “你看看,小姑娘多积极,昨晚我说睡下面的房间,她硬拉着我上来,目的很明显嘛,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好了,?#38405;?#30340;肉夹馍吧”

    唐宋看着坐在那边的两个人,刚才和自己在一起还很拘谨的程梓牧,现在竟然和陆瑶有说?#34892;?#30340;,自己真的这么招他烦厌了吗?一中无法言喻的酸楚自心里蔓延出来

    吃过早餐,唐宋又去叫了文卫和萧乐,几个人在宾馆门口集合,王悦的两个朋友家就在附近,昨晚就已经回了家,现在只剩下他们六个

    “我从这坐车回家啦,就不回学校了,东西我都捡好了,昨晚就塞到包里了”

    “嗯,那你一个人小心点,文卫,你呢”

    “我?嗯。。喂,萧乐,你要回学校的吧”

    “你觉得呢,不要告诉我你曾经穿着自己的睡衣?#21451;?#26657;走回家里”平淡?#30446;?#21563;里透着一丝讥讽,却与往常不太一样

    “哎呀,人家其实很感动的说”文卫的不正经已经是见怪不怪,只有一个人是屡试不爽

    “你给我正经点…。”

    “好,我正经点,咳咳,那个,唐宋,梓牧,你们呢,对了,还?#26032;?#23567;姐”

    “一起回去吧,东西都没带出来”

    几个?#35828;懔说?#22836;,一起向学校走去,文?#26469;?#30528;萧乐的肩膀,萧乐几次反抗无效后便随他去了,但是还是恶狠狠?#30446;?#30528;他,反正文卫皮厚,就当做没看见,程梓牧和陆瑶走在后面,跟昨晚一样,两个人一直嘀?#27490;竟?#30340;说着什么,时而传出一点笑声,这下唐宋觉得自己更多余了,然后就突然想到,额,王悦那?#23601;罰?#20598;尔还是有点作用的,昨晚的事自己又记不清楚,应该是没发生什么事,不然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早上梓牧对自己的态度,又好像他做了什么一样,真是头疼,还有,陆瑶那个小姑娘,自己总觉得她有点不对劲,可就是说不上来哪里有蹊跷,也许真的是自?#21512;?#30340;太多了,想着这么多事的时候,也就没发现从后面追上来的陆瑶

    “嗨,唐宋,你的外套,昨晚谢谢你了”

    “嗯,不?#25512;?br />
    其实他们本身就不熟悉,的确好像也没什么话说,唐宋觉得她应该只是来还衣服的,马上就会回去程梓牧那边,可是

    “额。。介意我和你?#29287;?#21527;?”

    “有什么事吗?”

    唐宋回头看了看在后面的程梓牧,那个人正低着头摆弄自己的音乐播放器,乐得自在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梓牧最近好像有点心事,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20063;?#30693;道的。。怎么了,他有说什么吗?”

    “嗯…也没什么吧,就是说和一个朋友相处的不太自在,?#30475;?#30475;见那个人就想躲得?#23545;?#30340;,可有时候不得不在一起,这让他很郁闷呢,问他是谁他也没说,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就瞒着他跑过来问你啦,你也知道,我?#30475;?#21644;他在一起玩的时候,他都挺开心的,可是一想到那个人,他就愁眉苦脸,看的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所以我就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既然你也不知道的话,那就算啦”

    “等等,梓牧他说不自在吗?说有时候不得不在一起?”

    “嗯,是啊,怎么,你知道是谁啦?”

    “没…”呵,除了自己还能有谁?不自在?根本就是眼不见为净吧!

    “那我去陪梓牧啦,他刚才让?#19968;?#20102;衣服就回去的”

    “嗯”

    陆瑶一蹦一跳的跑到程梓牧跟前,刚才的那些话虽然半真半假,自己也的确添油加醋了番,可是,只要达到效果就行,这种事情,不是任性就可以的

    “怎么了,还个衣服也这么开心,我哥。。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啊,你哥说我要真?#19981;?#20320;就好好的把握,说?#19968;?#27900;可爱,你妈一定?#19981;叮?#32473;我加油呢”

    “他真的这样说了?!”

    “是啊,怎么,难道?#20063;?#22909;吗?你妈妈不?#19981;?#25105;这样的?”

    “不…不是?#22791;?#30495;的这样说吗,他为什么这么说!以前我感情上的事他从来都不过问的,现在跑来…!难道,他发现我对他…可能昨晚的事他根本就记得,只是假装忘记了,呵呵,我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一直在他面前表演挫剧。好,既然你希望这样,那就如你所愿。

    “陆瑶,你做我女朋友吧!”

    “啊!梓牧,你干嘛突然这样说啦,你哥他们都在啊,而且你说的那么大声,?#19968;?#19981;好意思的啦,你是认真的吗?你真的要我做你女朋友啊”

    我哪有说大声啊。。是你说的很大声吧,不过,算了,让他听见了更好,就是要让他听见的

    “当然是认真的,我干嘛拿这种事开玩笑,你愿不?#25954;狻?br />
    “当然?#25954;?#21834;,我一开始就?#19981;?#20320;啊,啊呀,我好开心啊,那我现在可以牵你的手吗?我一直都好想这样做,可是?#20063;?#22909;意思啊”

    “这…这。。当然。。当然可以啊,来,手拿过来”好奇怪,干嘛要牵手啊,又不是小孩子!

    “好啊”

    陆瑶兴奋地伸出自己的手,与程梓牧的?#22351;?#22312;一起,两个人就在那里站着,温柔的对视着,的?#22346;?#25402;登对。4月的阳光一点也不刺眼,唐宋却觉得眼睛很不舒服,转过头看见了远处的文卫和萧乐,想扯个笑容也扯不出来,顿时失了力气,茫然的一步步的朝着他们走去,文卫和萧乐也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幻束手无策,明明刚才还是三个?#35828;模?#29616;在怎么就变成一双对一个了?平常开玩笑的话现在成了真,简?#26412;?#26159;荒唐!

    “喂,怎么回事啊,程梓牧怎么突然对王悦表白了?”文?#26469;?#27515;也不相信自己的猜想错了,那个叫程梓牧的,根本就是?#19981;短?#23435;的!

    “没有突然吧,他们一直都挺好的”

    “喂,唐宋,我跟你说,你弟他是?#19981;?#20320;的”

    “哦,是吗,那太好了”

    “是真的!你相信我,我能感觉到,他…”

    “好了,文卫!不要说了,走吧”萧乐拽了拽还想开口说什么的文卫,低声说道“你没看见他已经丢了魂了吗,你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的,等有机会再说吧”

    “这。。哎!”文卫叹了一口气,拉着萧乐追了上去,?#29287;?#25293;唐宋的肩膀,示意他不要?#21387;?#20102;

    唐宋只是象征性的点?#35828;?#22836;。

    没事的,真的没事的,这些其实自己早就想到的,真的,自己真的有想到的,模拟了无数个那个人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的画面,连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都已经想好了,怕的就是到时候自己会乱了分寸,做出不合?#35828;?#20030;动,你看,现在他做的多好,刚才那个人看向这边的时候,他还笑了…。可是,可是啊,心里为什么还是这么痛?刚才想要过去祝福,腿?#27492;?#20063;迈不出去了,还是没有当个称职的大哥啊,哈哈哈哈哈,唐宋啊唐宋,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嗯?还想流眼泪?!我告诉你,你给我憋回去!你要是敢流出来,这辈子就别想再看见那个人了!

    红色的眼睛在惨白的脸上显得鬼魅妖娆,至始至终也没有什么东西划落

    梦,终于醒了

    、离别在即

    松林高中第七届全体校训大会,为了即将迎战高考的你们

    热闹非凡的操场上,随处可见的都是这样的横幅,转眼之间,高中三年即逝,今天就是他们接受全校?#31471;?#30340;日子,看着身上的干净的校服和周围成群结队的校友,唐宋只觉?#27809;?#24794;。

    三年,他早就打错了算盘,来这里的目的在刚开始就比较?#37096;潰?#29978;至一年后就已经面目全?#29301;?#37027;个人身边多了各种不同的存在,朋友、同学、知己、恋人…。唯独少了自己,现在他就在那里,可自己却怎么也走不过去,只能这样?#23545;兜目?#30528;,他们之间,早就没有了往日的亲密,甚?#20142;?#19968;般的兄弟也算不上了,这一年多以来,两个?#35828;ザ老?#22788;的时间加起来还没有以往的一个星期多,他总是忙很多事,约会、上补习班、看书、听音乐…。各种各样的事,就算没事了,也不会主动来找我,有时候自己忍不住了,逮了机会去找他,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那个人回答也是稀稀落落的,连眼神都不曾接触过,因为,他在躲他啊,呵,那个人,表达的东西总是那么容易的就被别人看出来,一点心机也没有

    “喂,唐宋,还好吧?见你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快开始了吧”

    “嗯,还有十几分钟,走,去咱班那列队吧”

    文卫还是老样子,吊儿郎当的,不过,这一年和萧乐的感情比以前好多了,好像自从上次王悦过生日,就一直没怎么?#27490;?#20102;,只是萧乐偶尔还是对他不理不睬的,这样也好,他这个人,就是不能让他太顺?#29287;?br />
    “萧乐,你干嘛呢,站在那不动,快走啦”

    “来了”萧乐自刚才唐宋站的地方跑来,“唐宋,你真不去问问吗,我觉得文卫说的不一定是错觉,可能他真的?#38405;?#20063;是…”

    “谢谢你,萧乐,我现在已经能习惯了,这件事不要提了,这么久了,现在这样也不错”

    唐宋笑笑,走向一边的人群,留下文卫和萧乐相视无语,感情这种事,如果连当事人都已近没有执着?#35828;?#35805;,他们作为朋友的,是不好两肋插刀的。

    “算了,他是万念俱灰了,有机会我再开导开导他,走吧”

    “嗯”萧乐应着,被文卫拉着走了,回头再看了看那边笑的正欢的程梓牧,自古多情总被无情扰,就是不知,那人到底是无情还是迟钝了。

    校训大会,现在开始!

    喇叭里传来一声铿锵有力的宣告,所有人整装以待,?#21364;?#30528;接下来激情的演讲,鲜红的五星红旗借着风力在空中翩翩起舞,年老的校长在众老师的围护下登上了二楼的讲台,扶了扶有点歪斜的话筒,推了推鼻子上的眼?#25285;?#25226;讲稿放在稍微远点的地方,开?#22841;?#35835;

    “亲爱的同学们,在今天这个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本校第七届全体校训大会,首先,我要代表学校所有的老师恭喜你们顺利的完成了高中三年的学习,在这三年里,你们一直奋斗着、拼搏着…”

    5月底的天气,即使是上午的阳光也不温和,晒在头顶上让人觉?#27809;?#36771;,不一会儿,站在底下的学生就?#34892;?#29100;不住了,?#36861;滋?#36215;手遮住直射的光线,开始站的非常整齐的队伍也变得松松散散,没有谁再?#34892;?#24605;去听楼上的人在讲什么,抱怨声也此起彼伏,老师们见状,跑到校长耳边?#27490;?#20102;两句,年老的校长点点头,匆匆的结束了手里还有大段没读的句子,把话?#27493;?#32473;了年级主任,接下来是老师代表、学生代表、班级代表,越到后面越是没了激情,索性都只讲了几句鼓励的话走走场子,早早结束了这磨?#35828;?#21169;志演讲会,一声?#39309;?#36824;没说出口,底下的人都散的早不见了踪影,全都在两边的树荫下乘凉

    唐宋一棵一棵树?#30446;?#36807;去,寻?#39029;?#26771;牧的影子,那个人最怕的就是太阳,每年夏天恨不得装到空调里面去,这会儿站在操场上站了这么半天,也不知道有没有出什么事情

    “嗨,唐宋,干嘛呢,你不嫌晒啊”

    “没什么”

    “来来来,我给你请教你一个问题,去那边的教室吧”

    “哦,好”

    即使被同学拉着走,还是要时不时的回头在人群里看一下,奇怪,这人跑哪去了,刚才看见他站在这边的,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

    “别看啦,我看见他和陆瑶往后面体育场方向走了,神神秘秘的,也不知干啥”

    是文卫,?#24189;拿?#20986;来的…。

    “萧乐呢”

    “去找老师交代班费什么的,哎,真快啊,感觉昨天才进来的,今天竟然?#22841;?#35757;了,再过几天咱们就毕业咯,其?#25285;?#25105;是很舍不得你的,你知道的,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你,而且你长得这?#27492;В?#23398;习又好,对我又这么的温柔,我…。喂,人呢?!好你个唐宋,竟然舍我而去!回头收拾你!”

    少年穿着白色的短袖,与旁边的人讨论着什么,根本不理会这边?#35828;?#22823;喊大叫,现在自己哪有那个心情跟他开玩笑,趁着这两天放假,回去好好整理整理,等高考过了,和那个人好好谈?#31119;?#19978;大学之后,见面次数应该就很少了,不会再有什么大的波动,顺其自然吧,事已至此,想太多也没有用

    最后一个学习日,谁也没心思上课,连着老师也只是坐在那里讲些有的没的,无非就是好好考、上了考场不要紧张什么的,唐宋对着窗外的树梢发呆,突然?#21482;?#21709;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家里打过来的,家里很少在自己上课时打电话给自己,应该是出了什么事,跑去和老师说了一下,便出门在走廊上接?#35828;?#35805;

    “喂,妈”

    “唐宋啊,你快回来,你爸晕倒了,我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我…我…”

    “妈,你别着?#20445;?#29616;在打电话到120,跟他们说明一下情况,把爸送到附近的医院,我马上就回来”

    什么也没收拾,跟着老师说了一下,唐宋就飞奔出了校门

    临时走的匆忙,唐宋忘记带钱,口袋里只有几个硬币和一张饭卡,只能坐公交,等到了医院,已经是傍晚

    “妈,怎么样了?爸他怎么晕的?”

    “没什么事,医生说是受?#35828;?#21050;激,一会儿就好了,你爸就是接了个电话,然后就…”

    “谁打来的电话?”

    “你小叔,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我在这光顾着你爸了,也忘记打个电话回去问问”

    “你照顾爸吧,我来打”

    嘟~嘟~

    “喂”

    “喂,小叔,我是唐宋,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哦,唐宋啊,家里?没…没什么事啊,怎么了?”

    “没怎么,爸晕倒了,妈说是接了你的电话,所以我问?#21097;?#27809;事就好,真的没事吗?”

    “没…没事的,你爸怎么样?还好吗?”

    “没什么事的,医生说是受?#35828;?#21050;激,小叔,家里有事你不要瞒着我,我怎么听见有人在哭”

    “哦,是你小侄子又闯祸了,你婶婶气不过打了两下,真没事,唐宋啊,你快高考了吧,要好好考啊,给咱们家争口气,叔叔等着喝你的?#31034;啤?br />
    “嗯,?#19968;?#21162;力的,小叔,那我先挂了,家里有什么事你打电话过来”

    “好的”

    挂?#35828;?#35805;,唐宋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小叔那样说,他也没什么办法,还是等老爸醒来问问好了

    唐逸的确没多久就醒了过来,看见自家儿子守在床前,就问道

    “你妈呢,你怎么在这?”

    “妈去买饭了,你都晕了,?#20063;?#22312;这还能在哪,来,慢点,靠着”

    “哎,这人老了,身体就不管用了,动不动就出状况”

    “爸,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怎么你跟小叔说个电话就晕倒了”

    “家里…没什么,你把你自己的事管好了就行了”

    “爸!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唐逸看着盯着自己的儿子,知道这事瞒不过他,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是你爷爷,身体出?#35828;?#29366;况”

    “没事吧!咱们回去看看吧!”唐宋正要接话,却被刚进门的程晓洁给抢了过去

    “没什么大事,等唐宋考完了,咱们就回去,唐宋,你还有几天”

    “加考试还有五天”

    “这几天学校放假了吧,你们在复习功课了?”

    “嗯,学校说可以回去复习,要不我…”

    “不用,你好好的在学校复习功课,考完试,咱们就回老家看你爷爷”

    一家三口坐在医院里吃了晚饭,唐逸也没什么不?#21097;?#23601;收拾了东西回家,出了医院,?#29287;?#25293;唐宋的肩膀,让他好好加油,唐宋让他放心,就送他们上了出租?#25285;?#26411;了才想起来自?#22909;?#24102;钱,往口袋一摸,就剩一个硬币,还好能坐到转站台,那边离学校不是很远,走回去应该还赶的?#21834;?br />
    夜色已深,城市的街道却还是如白昼般光亮,来来往往的车流带动着这个小城的节奏,唐宋趴在公交车的窗口上,晚风徐徐的吹来,很舒服,就慵懒的闭着眼睛享受起来,突然想起小时候?#19979;?#32463;常唱给自己听的那首童谣

    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来这里

    我问燕子你为啥来

    燕子说

    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

    、意?#29616;?#30340;事

    “哥,你去?#29287;耍?#24590;么到现在才回来!?”

    唐宋前脚刚踏进宿舍门,程梓牧就从桌子边跑了过来,这人怎么这样,都不跟自己说声,不知道自己会担心的吗!

    “回家了一趟,爸晕倒了”

    “唐爸晕倒了?怎么回事?!现在怎么样了?”

    “没什么,现在好了,已经回家了,你怎么了,衣服上怎么皱巴巴的,脸怎么搞的跟花脸猫似的?”

    你还好意思?#21097;?#36824;不是出去找你找的,托你的福,三年没弄清楚学校多大的我现在连哪里栽了什么花都知道了,后面湖边的蚊子还那么多,咬的我现在腿上还好几个包呢

    “没怎么,我去洗澡了”

    “嗯”

    ?#39309;?#23567;子今天是怎么了,到现在也没洗澡,平常宿舍最爱干净的就是他,回来书还没放好,就脱了衣服往浴室里冲

    “哎哎,你还知道回来啊,你家傻小子从放学回来找你找到现在,开心不?”

    也真是奇了怪了,只要是在身边接触有点多的人,?#36127;?#37117;看的出来自己?#38405;?#20010;傻小子的感情,文卫、萧乐也就算了,那是自己说的,王悦就更不提了,那是少年犯下的错误,可怎?#27492;?#33293;这两个也都知道了?自己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21322;?#20047;了,爱卿退下吧”

    “嘿,哥们儿乐了就说出来呗,装什么装,三儿,你说是吧”

    “就你事多,滚回床上睡觉去!”在床上躺着看书的人就是看他不顺眼

    “真的吗?#21683;?#20799;,我这就去你床上,你等着”

    底下的人蹭蹭的就蹿到了床上的人旁边,被床上的人一个拳头?#22812;?#26469;,他也不恼,嬉皮笑脸的接住,顺着把腿放了上去,压着那个人不能动弹,被压的人挣扎不开,只能死死地瞪着他,然后,我们站在底下看到这一切的唐宋就忽然明白了什么

    “小心头顶上的灯,打坏一个100块,少儿不?#35828;?#20107;,请熄灯后本着不会被近在五步之内的人发觉为前提再做,谢谢”

    床上的两人就都不动了,静了一会儿,也不知是上面的人放松了警惕还是压在下面的人有了精神,反正局势大逆转,刚才还压在某人身上的某另一个人,几下就被推到自己的床上去了,连带着还被踢了几脚

    “唐宋,你太不厚道了,这种事你看看就算了,说出来做什么”口气里满是委屈

    “给老子闭嘴!”

    啪!一声脆响,屋内一片漆黑,吓得刚从浴?#39029;?#26469;的程梓牧差点叫了出来

    “怎么了,关灯做什么”

    啪!灯又被程梓牧给开了开来,一人坐在床上玩?#21482;?#19968;人站在屋?#37266;?#25279;着嘴笑,还有一人呢?哦,原来在被窝里蒙着

    “三儿,你怎么了,大夏天的你捂的那么严实做什么,不怕起疹子啊”

    “他睡着了,你别管了,反正起疹子了不关咱的事,自有人要受罪,去床上躺着吧,我也去洗个澡,走了一路的汗”

    “你怎么走回来的?”

    “额…走的太匆忙,忘记带钱了”

    “那你不会打个电话给我,让我去接你吗?”

    “这个。。还真没想起来”

    那么晚了,放你一个人出去?#19968;?#30495;不放心,唐宋是这样想的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没存在?#26032;穡?#36825;是程梓牧想的

    一小生从走廊路过,高唱,今夜阳光明?#27169;?#20170;夜万里无云,啪!谁让你乱用名句的?小的错了…

    时间:6月8日下午4点30分?#24405;?#20840;国高考结束地点:松?#31181;醒?#21508;寝室

    扔书的、撕试卷的、丢作业本的…。。总之关于考试的一切东西都变成了攻击人身的重要武器,这里热闹的像是小时候的模拟战场,你?#22812;?#26469;,我扔过去,好不热闹,从天而降的碎?#21483;跡?#38138;满了整栋宿舍楼的草坪,看上去就像是电影片场的雪花,这是真正解放的时刻,谁还在乎考不到怎么办?书自会有的,只要花点钱就可以,全都丢了!咱们轻装回家,家里的冰箱,家里?#30446;?#35843;,家里的大床,妈妈烧的肉,?#32844;?#20080;的?#31232;?#19968;切美好的东西,都在家里等着我呢!所有人都是被高考解放出来?#30446;?#21629;军,现在正投向家的怀抱,程梓牧也一样,高?#35828;?#19981;能再高兴,打包好所有的东西,?#21364;?#30528;自己老爸来接自己

    “哥,你弄好了没”

    “好了,程爸说什么时候到?”

    “还有一下吧”

    “咱们把东西先运到大门口,省的他再往上跑”

    “嗯,好的”

    两个人带着东西下了楼,路上遇到的都是面熟的人,解放了,心里轻松,没有压力,心情自然愉悦,管他熟不熟的,?#22841;?#30528;打了招呼,走到一半的时候,看见了王悦拖着个大箱子站在路边,不知道在?#20154;?#31561;走过去了,小姑娘才发现他们,一副羞怯怯的表情,差点吓得他们掉了下巴,问了才知道,小姑娘不知被谁暗恋了好几年,高考结束才被告白了,现在正等着人家来给他拿行李呢

    “他不知道你是我哥女朋友吗?”这事好像一直没被谁拆穿过啊

    “知道啊,所以,这才是真爱啊!”

    得,小姑娘高?#35828;牧?#30524;都放光了,的确是真爱,唐宋摆了摆手,拉着程梓牧赶紧逃了,等下那个谁谁谁过来了,看见自己,指不定还要误会呢,趁早划清界限

    再往前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文卫和萧乐两个人在那里拉拉扯扯的,文卫是胆大皮厚的人,也不管周围?#35828;?#30524;光,直直的往萧乐身上蹭,可人家萧乐却是个害羞的主儿,一直对他是退避三舍,可他退一步,那人追三步,手还要不安分的往他肩上搭,没办法了,萧乐狠狠的一脚踩在了那人脚上,疼的那个人跳起来?#36153;肋?#22068;的,旁边的人笑声盖过了不远处汽车的喇叭,一小堆人错过了刚才的公交,呜呼哀哉的,好不后悔,文卫得意了,哈,叫你们笑小爷,这下报应来了吧!

    “梓牧,梓牧!”

    这声音,是陆瑶,已经很近了,想躲也来不及,唐宋只好往旁边侧了侧身子

    “怎么了,跑这么急干嘛”

    “?#27492;?#20320;啊,这次回去,不知啥时?#25293;?#35265;面呢”

    “哦,有时间出来玩”

    “我要回T城了,可能见不了面”

    “你不填志愿了?”

    “跟学校说了情况了,说是会把所有的资料寄给我”

    “哦”程梓牧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虽然他们的关系是男女朋友,但是,说实话,他觉得跟一般朋友没什么两样

    “你就这点?#20174;?#21834;,我们会很长时间不见面哎,你都不会想我的吗?”

    额…那我要什么?#20174;Γ?#24635;不能哭着鼻子求你留下来吧

    “那个,没事的,打电话聊天吧”

    “你送送我吧,我有事想?#38405;?#35828;,可以吗?”王悦看着程梓牧,眼里有很多不确定的东西,恰巧这边来了几个同学,就闪到了一边,又看见唐宋

    “那个,唐宋,你可以把你?#24597;?#32473;我吗?我有点问题想请教你”

    还在发呆的唐宋只是闷闷的回了一声嗯,然后掏出?#21482;?#25320;打了陆瑶报出的?#24597;耄?#31561;到陆瑶存好之后,就又放进口袋里,一句话也没多说,今天不知怎么,总是心绪不宁的,要出什么事吗?

    “谢谢你啦”这一声回的很清亮,感觉和往常大不相同,

    “梓牧,我们走吧,把我送到火车站就?#23567;?br />
    “好的,刚好我也有事想?#38405;?#35828;”程梓牧把自己的东西拖到唐宋旁边,跟唐宋说明了一下情况,就被陆瑶拉着走了

    “哥,?#28982;?#20799;爸来了,你们?#28982;?#21435;吧,我自己坐车回家”

    “嗯,你小心点”

    学校外面人山人海,车辆也比往常多了几倍,程梓牧和陆瑶两个人走走停停,总算挤到了公交站牌,一看,天,这么多人,要等到什么时候

    “去那边坐计程车吧,我怕你赶不及火车”

    “也好”

    两个人就又调回了头,往人少的地方走去,陆瑶背着一个小包,程梓牧帮她提着箱子,都是有话要说,却又都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安安静静的?#21364;?#19968;个时机,可走了很长的路,还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终于站着等车的时候,程梓牧也就忍不住了

    “陆瑶,那个,我觉得我们不合?#21097;?#36824;是。。还是分手吧,我知道我这样说很过分,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哭,为我这样的人哭是不值得的,老实?#38405;?#35828;吧,我给你表白只是我一时的冲动,因为我当时被一个人给气糊涂了,所以才。。还有,关于我的性取向问题,我也弄清楚了,上?#25991;?#21644;我说的那些话,我?#21152;?#35748;认真真的想过,可能我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不是同性?#25285;?#20294;我确实?#19981;?#30340;是一个男人,不是单纯的?#19981;叮?#23601;是爱情的?#19981;叮?#34429;然他不?#19981;?#25105;,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但是?#19968;?#26159;对他念念不忘,怎么逃避都不行,故意不去想他,故意不和他见面,甚?#20142;?#35805;我都忍着不跟他说,可是,就是没办法啊,只要一想到他会出什么事情,我就全乱了套了,啥也不顾了…我…哎,?#20063;?#24212;该和你说这些,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这样只是欺骗你的感情,?#20063;?#29233;你”

    少年低着头,说了很多话,白皙的脸因为紧张和自责而变得纠结,但始终还是好看的,咬嘴唇这个行为是?#30475;?#19981;知道说什么时习惯的动作,呵呵,像个认错的小孩,还真是个心思单纯的男生呢,陆瑶这样想着,笑着,轻飘飘来了一句

    “梓牧,说起来呢,?#19968;?#24471;叫你一声哥”

    不去看对面的人惊讶的脸,抬头望着远处高大的梧桐树,一阵风吹来,卷起了刚?#31456;?#19979;不久的叶子,可是,被?#29260;?#30340;始?#31449;?#26159;被?#29260;?#30340;,再怎么挽留也无济于事,稍微飞了一小?#28201;罰?#23601;再也飞不起来了,慢慢的落在了马?#20998;醒耄?#24179;静而沧桑

    、这是一个局

    “什么意思?”

    “我说,你记得陆明这个名字吗?”

    “陆叔叔?”

    “是啊,那是我爸,我是他女儿,我?#26032;?#29814;”

    女孩干净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笑容,配合着夕阳的余?#20572;?#26174;得梦?#33579;?#35753;程梓牧看不真切,现在到底是他让她不堪还是她让他难堪?当初好像就觉得很熟悉,可谁能把她和家里已经多年没打过交道的陆叔叔联系在一起?#22570;?#29031;她的说法,的确是很像,即使只见过一两面,但是那个陆叔叔对自己很亲切,?#30475;?#26469;都要带很多吃的玩的给他,还?#19981;?#25265;着他在家里转圈圈,?#30475;?#37117;把他吓?#20040;?#21628;小叫,所以?#38405;?#20010;人很熟悉…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吧,既然是陆叔叔的女儿,为什么不一早说明,还装作不认识他和他交往什么的,这些很令人匪夷所思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21097;?#23481;我慢慢给你道来,哎呀,有车了,来,去车上说”

    被女孩拉着上了出租?#25285;?#22352;在那里还在想很多事情,女孩对?#20928;?#35828;明了目的地,回过身子对他笑笑,然后开口

    “你知道的吧,我奶奶和你奶奶是干姐?#33579;?#39069;。。那都是上一辈的事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啦,也是听我爸说的,后来,程奶奶去世了,你爸带着你妈来了这里,就没有再回去过,我爸也在T城买了房子,就接了奶奶去T城过日子,但交情还是好的,所?#38405;?#20960;年咱们两?#19968;?#26159;有来往的,只是跑的不是很勤快就是了,毕竟隔了那么远的距离。你出生的那一年,我爸有去哦,说你长的很好看呢,当然啦,这些都是和你认识之后?#20063;?#30693;道的,因为在这之前,我都不知道有你们这一家子的存在啊,我们两家这些年都没有联系过哎,好了,前面铺垫结束了,下面我给你说一下我来这里的目的和自己的一些看法,希望你听了不要生气,也不要怪罪任何一个有参与这件事的人好吗?”

    出租车平稳?#30446;?#30528;,道路两边的树木?#24444;?#30340;向后退去,程梓牧听得稀里糊涂的,自己有什么要生气的吗,?#25233;?#26159;奇怪你为什么一早不表明自己的身份而已啊,还有,参与这件事?这是一个什么?#25293;睿?#38590;道还有其他?#35828;?#36523;份也是假的?你来我身边难道有什么阴谋不成?!好多好多的疑?#21097;?#20320;还是快点说吧,急死人了都

    ?#21834;?#19981;生气,你说吧”

    “嗯!好的!嘿嘿,事情的起因还要从前年说起,你爸来我们T城出差,就顺便来我家看望我爸他们,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程叔,人很好,长得也清秀,就是你这个类型啦,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你知道的吧,我爸也是老师,所以他们聊?#27809;?#39064;都是关于什么教育之类的,我听了就很无聊啊,没事就跑过去问他们对学生早恋有什么看法,额。。其实当时我有?#20302;迪不?#25105;们班的一个男生,我就是借着机会?#25945;?#21475;风而已,还好他们两都是开明的人,没有说什么大道理的,聊着聊着,话题就扯到了你,我爸也是老顽童的性格,就开玩笑问你爸说你在学校是不是有很多女孩追,因为程叔叔当年在学校好像很出风头,没想到程叔叔就皱了眉头,不是因为你哦,是因为唐宋,我想当时程叔叔就已经有点怀疑了吧,他把唐宋?#38405;?#20570;的事情和我爸大致说了一下,问我爸是不是那个。。因为我爸在大学修的是两性理论,对这个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我爸说可能是,又问了你的一些情况,觉得你应该不是,所以我爸让程叔叔做一些措施,毕竟这种事也不是什么好事,当然啦,也不是说是坏事啦,我爸和程叔他们还是很开明的,对这种事也是有一定的了解,只是为人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误入歧途,程叔叔当时没说什么,和我?#33267;牧?#20123;其他的就走了。。喂,你当时一点也感觉不到吗?”

    “什么?!感觉什么啊,你说的?#19968;?#26159;听不明白啊,我哥是什么啊,误入什么歧途?你能不能把话说得明白一点啊”这女孩语文学的不错啊,怎么说话莫名其妙的!

    陆瑶简直有种想撞死在车窗的冲动,这人是白痴啊,说得这么明白他都不知道?#38752;?#20182;语文学的那么好!喂喂,要不是前面坐个?#20928;?#22823;叔,你当我乐意?#19981;?#34255;着掩着啊

    “额额,好吧,你过来一点,就是啊,我爸觉得唐宋是同性?#25285;?#32780;你不是,怕你和他走的太近也会变成那样,所以啊,叫程叔叔采取措施,纠正现在这个状态,因为你好像很?#31243;?#23435;,懂了吗?”

    “没有,?#20063;?#30693;道我是不是,但是不关哥的事!!”

    “好好好,我知道啦,你继续听我说啊,后来过年的时候,你和唐宋睡一起的吧,所?#38405;?#26102;接触的比较紧密,程叔就撞见你好几次看着唐宋发呆什么的,反正唐宋?#38405;?#24590;样,程叔叔是一早就知道的,知道他不会?#38405;?#20570;些什么,可是那不代表他就放心让你们一直在一起,所以他打电话问了我爸,应该怎么做才好,不能让你们两个发觉,我爸就让我来这里看看情况,能挽回就挽回,实在挽回不了,就各安天命,顺其自然”

    “我爸让你来?#21254;?#25105;?!”

    “喂喂,什么?#21254;?#20320;啊,说的那么难听干嘛,因为程叔叔以为你是正常的啊,只是和唐宋在一起呆久了,身边又没什么女孩子,所以才会变得奇怪啊,我当时也很好奇你到底是不是啊,就自告奋勇的来了,然后一直粘着你,也算耍了一点小计谋吧,让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不过,在一起才知道,你根本就是逞口?#20998;?#24555;,哪有做一个男朋友的样子啊,跟我在一起不是沉默就是发呆,就算说话提到最多还是唐宋,反正你就是没心思,原以为我能让你回归正常,不过,好像起了反效果吧,你好像更加认清自己对唐宋的感情了…突然感觉好失败,今天找你,原本就是想找你摊牌的,至于程叔叔那边,我也大致说了情况,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

    “你说我爸知道哥是同性恋的事,那他是怎么知道的?要不是哥亲口对我说,我根本就感觉不到哥?#19981;?#30340;是男人”

    “所以说你笨啊,也不能怪你吧,?#26412;?#32773;迷,?#24616;?#32773;清,况且你对感情很迟钝,唐宋?#38405;?#37027;么好,难道你就感觉不到一丁点的奇怪吗?连我这个相处不久的人都看的出来他?#19981;?#20320;啊”

    “哥?#19981;?#25105;?!”

    “是啊,?#19981;?#20320;,很?#19981;?#20320;,看你的眼神,?#38405;?#30340;好简直能让?#19981;?#20182;的女孩子发疯”

    “可是哥对我说过他有?#19981;?#30340;人”

    “是啊,他?#19981;?#30340;不就是你么?不然你以为呢”

    坐在旁边的女生微微侧着头看着自己,带点俏皮的样子,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貌似在提醒着自己一些什么事情,程梓牧忽然想起唐宋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老实跟你说吧,哥有?#19981;?#30340;人了”

    “哥?#19981;?#30340;人在松林,因为数学不好,所以哥决定去帮他”

    “因为哥?#19981;?#30340;人是不可能得到的人,更是一个不能随便和别人分享他是谁的人”

    “他啊,其实就是一个小笨?#21834;?br />
    “性格很好,是别人见到就想亲近的类?#20572;?#29983;起气来,总是把两只大眼睛瞪到最大”

    “只要别人装下可怜他就会心软,不过他很少生气的”

    “他跟你一样,数学成绩不好,?#30475;?#20570;不出题目就?#19981;?#21676;笔?#32781;?#20294;是语文非常的出众”

    “我睡觉不老?#25285;录?#30528;你”

    “我?#19981;?#20320;这样。。性格的”

    …。。

    “喂,梓牧哥,你发什么呆啊,我到了啊,先走了,你不要下车了,直接坐回去吧,太晚了我怕程叔不放心,最后送你一句,梓牧哥,你真的很笨哎,哈哈,拜拜,电话联系哦”

    刚才还在自己耳边叽里呱啦的女孩子一下子就跑了很远,自己回过神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陆瑶已经进了车站大厅,隔着?#35813;?#29627;璃和自己招手,还是那样的笑容,只是在自己眼里,像是带?#35828;?#31163;别的伤感

    “师?#25285;?#40635;烦去金都花?#21834;?br />
    原来爸一早就知道哥是同性恋了,爸既然知道哥是同性?#25285;?#20294;还是对哥一如既往,没有什么芥蒂,说明爸是能接受的,但这种事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是比较难以接受的,所以爸找陆瑶来,希望我可以像正常男孩子一样与女生交往,这样做已经很好了,我根本就没有资格生气啊,他们总是用?#29287;?#33510;的,回家找爸好好谈谈…。哥真的是?#19981;?#25105;的吗,可为什么一直不对我说呢,还要骗我说?#19981;?#21035;人,还说不会对我有别的想法的…感觉好混乱,总认为哪里不对劲,到底是哪里理错了?啊啊啊啊啊,背古文去!

    ?#21543;?#19981;在高,有?#31245;?#21517;;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40763;唷L感?#26377;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24618;托巍?#21335;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28201;?#20043;有??#28201;?#20043;?#23567;?#21040;底是?#28201;?#20043;有啊…”

    “哈哈,小伙子,今天高考刚结束,你念高二吧,知道紧张啦,刚才那个是你女朋友吧,现在的小孩子哟,这么早就开始谈恋爱,不好好学习,你听大叔的,现在抓紧学习,感情的事到了大学再说也不迟,不要以后后悔哟”

    “啊?呵呵。。呵。。谢谢大叔啊”

    哎,对了,高考都结束了,还背什么古文啊

    城市的灯光慢慢地亮了起来,程梓牧坐在车里,望着?#20302;猓?#24819;着,我真的很笨吗?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梓牧,回来了啊”

    “嗯,爸,我去一下哥家,马上回来”

    “哎哎,唐唐不在家,你这孩子,刚回来就往那边跑,这都19了,还毛毛躁躁的,快进来,晚饭还没吃的吧”

    “妈,哥去?#29287;恕?br />
    “回老家了,你唐爷爷…。”

    “来,梓牧,到?#32844;?#36825;边坐着,听?#32844;?#32473;你说点事,晓洁啊,你去厨?#38752;?#30475;汤好了没”

    家里的气氛安静过了头,平常爱看电视的?#19979;?#20170;天只坐在餐桌上静静的发呆,总是在书房摆弄电脑的老爸也拿着早上看过的报纸坐在沙发上,程梓牧刚回来,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自己换了鞋,准备去找唐宋的时候,两位做父母的才有?#20174;Γ?#26082;然不在家的话,那就等下等到他回来再去问他吧

    “爸,怎么了?”

    “梓牧啊,你也19了,很多事我也不拐弯抹角的说了,瑶瑶那?#23601;?#24050;经把大致情况给我说过了,咱们做父母的对这种事,是万万不会支持的,当然,我们也不会逼你去做些什么,也不是我们能逼你你就能就范的,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你好好的想想,不仅考虑到现在,还有未来,你以后的生活,你要面对的压力以及两个人在一起的性?#21097;?#36824;要考虑唐爸唐妈他们,毕竟他们都还不知道,对这种事比我们接受能力更?#24120;?#25105;和你妈都是教书的,至少还接触过一些跟你差不多的情况的孩子,没有什么想?#38405;?#26045;加警告的意思,只是的确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容?#20303;?#21710;,?#20063;?#22810;说了,关键还是不要是错觉才好,就是想着你趁唐唐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好好想想,就当是为了我和你妈吧”

    程若?#37096;?#19978;虽说的轻巧,心里却是万分?#26519;兀?#19968;双明眸里也布满了别样的浑?#29301;?#25645;在程梓牧肩上的手多了几分力道,漆黑的鬓角?#36335;?#27867;着白色的发线,程梓牧看在眼里,心里也是感慨万分,自己的父亲一向温柔,只是没想到最自己竟然宠溺到这种地步

    “爸,我明白的,?#19968;?#35748;真?#30446;悸牵?#35874;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我真的很庆幸,可以做你们的儿子,我…”

    “好了,你们父子两别在这演琼瑶剧了,把我这个女人也弄得想哭了,来吃饭吧,不要想其他的事情了,今天儿子刚高考结束,咱们好好庆祝庆祝,好久没一家子在一起吃饭了”

    “嗯!爸,走吧”

    程梓牧站起来扶起坐在沙发上的程若凡,两个人一同朝餐桌走去,程晓洁正忙着布置完最后一?#21862;耍?#36716;身把手套放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父子两个已经在餐桌上坐好

    ?#24052;郟?#36825;么多好?#32781;?#20840;是我爱吃的,?#19979;?#23545;我太好啦”

    “你个傻孩子,我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不?#38405;?#22909;对谁好,这些天在学校吃苦了,都瘦了”

    程晓洁爱怜的摸了摸自家儿子的头,心疼的说道

    “妈,没有啦,对了,哥去?#29287;耍?#24590;么高考刚结束就跑了”

    “你哥他。。他回老家了”

    程梓牧正在饭桌上和各色?#22830;扰?#21147;拼斗,听到程晓洁这么一说,也没怎么在意,就顺口问了一句

    “回老家干什么,这天都黑了,不能明天再走吗?嗯嗯,这个回锅肉烧的比?#31243;?#30340;好吃多了”

    “梓牧啊,你唐爷爷他过世了,已经有好些天了,你唐爸唐妈为了不让唐唐那孩子高考分心,一直没敢告诉他,今天你爸刚接唐唐到家,他们就马不停蹄的赶回去了”

    “什么?!唐爷爷过世了??#22791;?#25165;还握的紧紧?#30446;?#23376;顿时松落在了桌上,一脸满足的人也变得惊愕不已,怎么可能,上次见到唐爷爷,明明看起来还是很健康的

    “哎,人各有命,况且你唐爷爷岁数也大了”程晓洁捡了桌上?#30446;?#23376;往厨房走去,叹了叹气

    “梓牧,这几天你不要去打扰你哥了,有什么话也等他回来再讲,刚才给你说的,你也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做决定,知道了吗”

    “嗯,知道的,爸”

    可口的饭菜顿时变得索然无味,程梓牧草草的扒了几口饭,就进了自己的房间,程晓洁看了,有点心疼,刚想叫住他多吃点,程若凡却招手示意随他去吧,孩子大了,总有自己的想法和心思的,咱们管不了许多了,于是,程晓洁只好坐了下来

    程梓牧走进房间,把自己扔在了床上,家里的床很大很舒服,被子貌似被母亲晒过,还有一种阳光的味道,母亲总是细心的,给自己最好的,连房间里的温度都早已给自己调好,好像一直以来,自己都是被疼爱的那个吧,不管是自己父?#31119;?#36824;是唐爸唐妈,就连那个人也是,从来没有让自己受过半分委屈,只要是自?#21512;?#35201;的,都会尽最大的力量满足,真是被宠坏了呢,搞得现在连思考都不太会了,自?#21512;不?#37027;个人是没错的,可是,难道真的只为了自己而活吗,爸妈就我一个儿子,唐爸唐妈也就只有哥,他们铁定是希望哥能成家立业的,虽然哥知道自己是个同性?#25285;?#20294;是他那么孝?#24120;?#19968;定会为了家人…陆瑶不是说哥?#19981;?#25105;吗,但是他一直没对我说过,也许就是因为他知道他不会跟我在一起,他要走正常的人生道路,所以才一直不说的,那我呢,?#19968;?#35201;坚持下去吗,那样做的话,对两家人都是?#25749;Α?#21710;,好烦啊,到?#33258;?#20040;做才是最好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总会有不想看到的一面吧。。也不知道哥现在怎么样了,唐爷爷去世,他一定很伤心,要不要发条短信给他呢

    拿出?#21482;?#20208;躺在床上,程梓牧很是苦恼

    算了吧,他现在一定很忙,不发了

    还是发吧,可能他现在需要一个人发泄一下

    不能发不能发,现在这个时候,发了他肯定会烦的

    可能现在他还在车上没到,发一条?#36824;?#31995;的吧

    还是算了,在车上给他休息一会吧,去了肯定忙的

    …。

    好吧,就发一条

    发:哥,你到了吗?我听说了唐爷爷的事,哥你不要伤心?#21387;?#22914;果你苦着个脸,唐爷爷在天上看到肯定也会不开心的,代我向唐爷爷问个好,说我很?#19981;?#20182;,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和蔼的老人,哥,我在家等着你回来。

    感觉好矫情啊…删除?#23567;?br />
    发:哥,节哀顺变,振作一点

    这样太正式了吧…删除…

    发:哥,你到了吗?知道了唐爷爷的事,希望你振作一点,代我向爷爷问个好

    发送?#23567;?br />
    一分?#21360;?#20004;分?#21360;?#19977;分?#21360;?#21313;分?#21360;?#24590;么还没回?没发送出去吗?拿起?#21482;?#30475;看,发出去了啊,可能在车上睡着了没看见吧,嗯,应该是的,额。。好无聊啊,抱着被子滚啊滚,滚啊滚

    滴~滴~

    啊!回短信了!

    ?#30333;鵓吹目突?#24744;好,您本月已?#27809;?#36153;46。7元,剩下余额10。3元,为保证您通话顺畅,请及时到附近营业厅缴纳话费…”

    好吧,怎么不是啊,我恨XX通信!

    ?#21482;?#24448;旁边一丢,继续抱着被子滚啊滚…对了!找王悦问?#21097;?#20197;前哥好像说过王悦知道他?#19981;?#30340;人是谁

    发:悦姐,你知道我哥?#19981;?#30340;人是谁对吧?

    …滴滴~

    回:知道啊,干嘛,你想知道吗?

    发:嗯嗯,你告诉我吧

    回:我怕唐大人杀了我,回头你自己问他吧

    发:今天我给陆瑶分手了,陆瑶说我哥?#19981;?#25105;,是真的吗

    回?#21644;?#21703;,劲爆!!连那小姑娘都看出来啦,不愧是情场高手,?#25293;牛?#19981;是我跟你说的啊,到时候唐宋问你,你可别把?#39029;?#36827;去,现在是怎样?你?#38405;?#21733;啥感觉?

    目的达到,不回了。

    三十秒后

    回:喂喂,姐问你话呢,你?#19981;短?#23435;不?我给你说,唐小弟很不错的,长得帅,又聪明

    …(此处省略一百字——)

    发:我知道,要洗澡了,不说了,拜拜

    躺在床上,嗯,那个人真的很好,全身上下都是优点,对自己笑得时候很温柔呢,怎么自己这么久都没看出来呢,他也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啊!怕我接受不了逃避他吗?应该是了,啊啊啊,都怪我这个笨蛋,对这种事怎么这么迟钝啊

    滴滴~

    …王悦小姑娘好烦人,没好气的摸到?#21482;?#20877;没好气的打开,蹭的一下再坐起来,是哥!

    来自哥:一切安好。刚下的?#25285;?#20808;前车上没听见?#21482;?#21709;,这边下小雨,不方便回信,不要回了,在家好好休息,纳?#26082;?#33509;的词传,在你书包里,当做毕?#36947;?#29289;,晚安。

    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纳?#26082;?#33509;的词传?他怎么知道我想要这本书的,?#25233;?#36319;王悦提过一次,赶紧下了床翻到自己的书包,一大包的东西倒在床上,果然有一本书,青色的书纸包着,看上去很精致,打开一看,首页写着: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表白

    暑假三个月,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零两天,唐宋依旧还没有回来,农村里对于死者的礼数还是比较多的,祭祀、守灵、下葬、头七、满月…作为长孙,唐宋都必须参与。唐宋与爷爷并不是最亲的,在自己的印象中,爷爷是个很和蔼的人,但是话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喝茶,即使看见很久不见的长孙,也就笑笑,问一些学习身体方面的问题,没有带自己去小店里买过吃的,没有抱着自己在村里转悠,没有亲亲自己的脸蛋或是捏捏自己的鼻子,这些连小的时候都没做的事,长大了就更没有机会被他疼爱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某年夏天,实在是热的睡不着,那时还小,也不懂的体?#23649;?#26449;里的艰辛,一个劲的吵着要吹空调,家里的电风?#21364;?#24471;咯吱咯吱的响,不仅不解热,还吵得让人心烦,那时?#32844;?#22920;妈在隔壁早就睡熟,自己跟着爷爷奶奶睡,看着自己满头大汗,又哭又闹的,奶奶只能在旁边哄着我,而爷爷什么也没说,径直走过去关了风扇,拿了把芭蕉扇帮自己扇,凉席上洒了一点点的水,竟然格外凉快,奶奶见自己不闹了,也就躺下来给自己?#34917;?#20107;,在那样的环境中,不知不觉也就进入梦乡,一直到自己醒来,那种凉意都没有消散过…。

    “唐唐,想什么呢,你婶婶叫你过去呢”

    “哦哦,好的,妈”

    唐宋向前跑了两步,又转了回来

    “妈,爷爷临走前,有没有说些什么”

    “不知道,听你小叔说,走的挺安详的,家里人也都不太感觉的到,还是你奶奶去叫他起来喝药才发现的,你爷爷他,是个老实人,有什么事也从来不跟咱们小一辈的说,总是忍着,就是这两年身体不太好了,也就你奶奶一个人知道,就怕给我们添麻烦,哎,我们心底也真的是过意不去啊,真是不该,应该多关心关心他老人家的”

    “好了,妈,你别哭,奶奶看了也要伤?#29287;耍?#25105;去婶婶那看看有什么事”

    “哎”

    家里的房子早就从屋瓦房变成了洋气的两层小楼,里面的装潢简简单单,摆了不少年代很久远的东西,爷爷奶?#22871;?#22312;下面,叔叔和婶婶一家住在上面,唐?#26410;?#25151;间里出来,上了楼梯,走进婶婶的房间,看见婶婶正在打包什么东西

    ?#21543;?#23158;,你找我?”

    “哎,唐宋啊,你来了刚好,帮婶婶把这些玩具放到阁楼里去,你小侄子天天玩的乱扔,不给他玩了,留几个给他就?#23567;?br />
    “嗯,好的”

    唐宋接过王燕手里的袋子,踩?#19979;?#26799;,一步一步的走上阁楼,阁楼里摆的全是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大多都是老家具什么的,叔叔和婶婶结婚,自然是换新的,唐宋没想很多,找了一块空地,把玩具放在了那里,正准备下楼的时候,看见了角落里有一个蚂蚱,走近一看,哈,原来是小时候爷爷给自己编的那个蚂蚱。顺手给拿了下来

    ?#21543;?#23158;,这东西还在呢,我以为早丢了”

    “这个啊,?#20063;?#30693;道,是你爷爷一直留着的,怎么,这是你的啊”

    “嗯,小时候来这里,没东西玩,爷爷给我编的”

    “哦,你爷爷手挺巧的啊,上次帮小宝编了一个小篮子来着,我下去看看小宝去,你自己在上面玩会儿,这些天辛苦你了,听你爸说你们明天回去?”

    “嗯,这些天也打扰叔叔和婶婶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哎,你爷爷经常说你懂事,不让人操心来着,的确是的,以后咱们家小宝能学到你一半就好了,不说了,我下去了啊”

    唐宋望着手里的那个竹蚂蚱发呆,好多好多的事,自己都是不知道的,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生活方式活着,别人给予自己的,像是某种酒酿,直到被人揭开,才知道如?#35828;恼?#36149;?#22836;?#39321;,好想好想,再和爷爷躺在一张床上,这次换他给爷爷打扇,一直打,天亮都不会觉得累的,就像年少时爷爷对自己一样,爷爷,唐宋真的好想再见你一面

    现在不去珍惜的,往往后悔都是来不及的

    第二天,唐家三口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告别了奶奶和小叔一家,踏上了回城的路,唐宋的手里一直捧着那个蚂蚱,已经很难看了,竹子都已经开裂,没有了原先的翠绿,但是啊,捧着的时候,真的很亲?#23567;?#30475;着车窗外的风景,听着耳里的音乐,想着那个人,要不要再试一?#25991;兀?#36825;次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不去逃避,不去试一次的话,等看到他和别人举案齐眉的时候,肯定会怪罪自己的吧,嗯,所以,还是再试一次吧

    汽车在清晨的微光里缓缓的前进,少年忽然变得很安心,柔软的轮廓被笼罩在橘黄色的光线里,头轻轻?#30446;?#22312;车窗上,嘴角微微的翘起,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梓牧,哥给你耍一次流氓吧,真的,就耍这一次。

    中午的阳光火辣辣的,谁也没料到某个人影从楼梯口的角落里?#29287;?#20986;来

    “哥,你回来了啊!”

    梓牧?!?#39309;?#23567;子在这里干嘛呢

    “哎哟,梓牧啊,你唐爸唐妈在这里你都看不见啊,光跟你哥打招呼”

    “唐爸唐妈”程梓牧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嗯,别听你唐爸瞎说,来,帮唐妈把这个拎上去”

    宋晓洁递过一大袋的东西给程梓牧,程梓牧高高兴?#35828;?#25509;过来,然后等唐逸和宋晓洁上了楼,跳到唐宋的旁边

    “哥,你还好吧?”

    “嗯,你呢”

    “我很好啊,就是在家有点无聊”

    “怎么没出去玩,没和陆瑶联系吗?”说完惊觉自己说漏了嘴,那天,陆瑶好像发短信给自己,说她和梓牧分手了,问原因也没具体说,自己因为忙着爷爷的事,也没追着问了

    “额…待会儿跟你说,走吧,先进去,外面好热”

    “好热你还在这里蹲着干嘛,程爸程妈呢?”

    “我爸去帮初三的学生补课了,我妈去和她同事逛街去了”

    两个人各自捧着东西向楼上走去,程梓牧边走边说了一些最近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看起来很开心,唐宋感觉他对自己亲近了不少,但是猜不出为何原因,等到放下东西

    “哥,你能去我家一趟吗?我有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恩,你等我一下”

    唐宋跑去房间,从书包里拿出在爷爷祭祀那天截下的红绳,又跑去跟唐逸和宋晓洁说了一下,就跟随程梓牧走

爱到深处自然绵》由小说坊全文字更新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ziwnef.tw 防止遗忘,或在百?#20154;?#32034;“小说坊?#20445;?#35874;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现场 双色球重号走势图 澳洲幸运10有软件吗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号码 双色球单式投和复式投注 测号码 兑换现金的棋牌游戏 新疆喜乐彩开奖号 2019上证指数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