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七十二章 放心,這次絕對打不起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齊源師侄,何事外出啊?”

    又是風和日暖,齊源老道身著長袍、端著拂塵,自小瓊峰飄到了山門處。

    聽守山仙人有此一問,齊源老道行禮后,答曰:

    “外出走走,無甚大事,最近心底總是有些不寧。”

    “善。”

    守門的老真仙并未多問,慈眉善目的一笑,就開了山門,讓齊源駕云飄去了山外天空。

    因兵解濁仙之事,齊源此時在山中也有些名氣;

    只不過,這名聲有時并不好聽,偶爾也會有人拿此事奚落說笑。

    李長壽煉制完這批丹藥,又等了四個月,師父才結束這次閉關外出溜達。

    他跟師父商議了一番,這次讓師父在外多呆幾日,給紙道人更多的操作時間;

    而后,李長壽又反復叮囑,讓師父不要離開山門太遠……

    為了讓師父能夠藏匿行跡,李長壽將龜息平氣訣的第二版獻給了師父,免得師父在等待他回來的期間,被人盯上、算計;

    李長壽本體也在山門內,萬一師父這邊有事,自能生感應趕來救援。

    讓師父和小師妹,在他這里有同等的知情權限,算是李長壽此前就決定了的。

    齊源放好盒子,悄然而走;

    紙道人再次現身,明顯臃腫了些,肩上的挎包,也改成了雙肩背包。

    這次,李長壽化作了一名老道的模樣,并決定今后就以這般老道形象,做賣丹藥之事。

    施起土遁,紙道人迅趕往臨海鎮;

    半日后,李長壽朝著東面逛了半圈,把自己行動路線,從感嘆號硬生生掰成了問號;

    最后,他從西面一片無人的林子中鉆了出來,駕云、背劍,飄向了前方那宏偉的坊鎮。

    背上的劍,劍柄、劍鞘都換了樣式和顏色,劍鞘上新增隔絕仙識探查的禁制。

    當然,核心功能是不會變的。

    這看似是劍,實際上還是迷毒藥劑混合催散法器,可以達到無形中散出無色毒粉,神不知鬼不覺送毒入敵人元神肺腑,進而提升毒殺真仙的把握……

    這個外面自然是尋不到,與羅天寶傘一樣,屬于李長壽自研法寶。

    而這次,李長壽還準備了第二個類似的法器。

    那是一把笛子,吹奏起來可以在孔洞中放毒,就是有個隱患

    吸氣換氣要注意,不然容易抽進去。

    不然,就真如我這把刀有劇毒,沾之即死,擦之即亡……嘶溜一般搞笑了。

    坊鎮有四處可以進出此地大陣的大門,像是俗世大城的城門一般,只不過這里是大陣留下的出入口,而非城墻。

    負責維持此地安穩的,是東勝神洲大仙宗臨海劍派,按洪荒規矩,派人在大陣門前收納入門財。

    這費用可以是靈石、寶材、靈藥,只要有少許價值便可。

    一家這種規模的坊鎮,其實也能為仙門帶來大量收益;只是平日里要在此地駐扎大量高手,免得有人生事,非大派不可經營。

    度仙門曾經也試過搞一家坊鎮,但因為地理位置、經營不善等因素;

    坊鎮只維持了幾千年,就沒散修常駐、光顧,度仙門虧了不少。

    這點,李長壽倒也挺理解。

    畢竟門內修無為經,門人喜歡清靜無為,有點精力也就用在道侶之風上了……

    心底調侃自家師門兩句,李長壽讓紙道人顯露出元仙境后期的修為,駕云等在前面十多道身影后。

    側旁就是源源不斷外出之人,大多數身影,都是駕云貼地飄著;

    外出倒是不必繳稅,再進去就要排隊掏財。

    正快要輪到李長壽入門時,他瞥到了正要出坊鎮的七八道身影……

    這是兩名老道、三名中年道者,以及三名少年少女。

    他們飛得比其他人都要高一些,即將貼著大陣缺口上方飛出,一旁還有兩對臨海鎮巡邏的仙兵護送,排場十足。

    李長壽的視線,其實是被其中那名少年所吸引;

    此人……頭上有犄角,身后……倒是沒有尾巴……

    敖乙?

    怎么又遇到這小龍了?

    李長壽心底也是一陣啞然,他跟這條小龍有緣還是怎么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小龍怎么……跟上次被他放倒時還是一個樣子,個頭也沒長。

    大概,是龍族育期比人族長了許多,這點年份還不夠他育的吧。

    讓紙道人收回目光,剛好輪到他向前繳入門稅。

    李長壽將手中靈石遞給了桌子后面的女仙。

    女仙笑道:“看道友有些面生,不知可否說下,來此地作甚。”

    于是,李長壽報了個虛名,說自己來此地買賣丹藥、藥草,對方稍微做了記錄,就讓他入了坊鎮。

    在這個過程中,敖乙和那兩名少女,跟在那五位截教天仙身后,從紙道人上方飄過……

    那五位天仙心情不錯,正在商討接下來是回金鰲島,還是繼續去找家仙門論道喝茶。

    李長壽聽其中一老道贊道:

    “敖乙師弟如今修道方才多久?這就成了元仙,不愧是龍王血脈,資質驚人……”

    師弟?

    果然,敖乙拜入了截教門下,拜的應該是個二代高手。

    此時給李長壽的感覺,這個敖乙沉穩成熟了許多,目光內斂,面容沉靜;

    雖然還是少年身,但也是一副經歷滿滿、經過了命運錘煉的沉穩模樣。

    不過……跟自己沒什么關系就是了。

    紙道人邁步入了臨海鎮,駕云直接飛過一處處閣樓、石屋,朝丹藥鋪聚集之地而去。

    又要,跟自家師門搶生意了。

    李長壽心底一嘆。

    度仙門在此地的鋪子,也是主營丹藥。

    不過,他隔幾年才來此地幾日,雖說會多多少少影響自家師門的生意,但應該也不會讓師門生意慘淡才對。

    畢竟咱只是散戶。

    雖說是量大質高物美價稍低的那種……

    ……

    且說金鰲島煉氣士一行,出了坊鎮之后,先向西南飛了一陣,又突然調轉方向,朝著西北方向駕云飛馳。

    這次外出論道,其實是有幾家東洲仙門的高手,邀請了相熟的金鰲島天仙。

    金鰲島是較為有名的截教道場,經常有一些仙門邀請此地煉氣士,去門內講道、論道。

    本來,他們這一行已外出論道三個月,在東勝神洲幾家仙門蹭吃蹭喝……咳,講經說道……

    已是此行圓滿,正該功成回返。

    因,敖乙在這幾次論道時,表現十分出色,輕松勝了這幾家仙門所派元仙;

    又因,敖乙輩分與這五位截教天仙相同,他們也不好直接賞賜什么;

    于是就拉著敖乙來了這處臨海鎮,給敖乙挑選了諸多禮物。

    敖乙將這些禮物,都分給了身旁的兩位少女師侄,讓兩位少女喜上眉梢,幾位金鰲島天仙也頗為受用。

    如果說,大仙門掌門之子是家里有礦;

    那敖乙這位東海龍宮太子,完全就是礦里有家……

    拿這些禮物,反過來討幾位師兄的徒弟開心,對敖乙來說并沒有半點心疼。

    若是有需要,他拿個傳信符給家里招呼一聲,明日就可給金鰲島煉氣士每位送一份厚禮。

    離了坊鎮,一行人就要取道金鰲島;

    但敖乙心底稍作思量,又沉吟幾聲,突然開口,道了句:“各位師兄,我有一個不情之請。”

    五人立刻轉過身來,滿是關切地看著敖乙。

    “沒有什么不情之請,有所請,必有應,敖乙師弟說就是了。”

    “咱們金鰲島煉氣士,相親相愛、不分彼此,一氣連枝、榮辱與共”

    “不錯,不只是咱們金鰲島,截教上下便是這般,一人有難,八方來援”

    敖乙心底一笑,但表情還是頗為凝重,低聲道:“其實,我心底一直有一份……難言之隱。”

    一旁的兩名少女瞬間看了過來,雙眼亮晶晶的。

    其中一少女梳著十多只小辮兒,模樣俊俏可愛,正是當初圍觀過李長壽渡劫的菡芷。

    前面那五位天仙中,有一人也就是菡芷的師父,元澤老道。

    敖乙嘆道:“遙想那年東海蕩妖大會,我尚只有十歲,奉命代龍宮尋人切磋,卻敗在了一名度仙門返虛境弟子手中。

    此事,心底一直有些放不下。

    如今我已渡劫成仙,雖只是元仙境,卻也想去找那人再切磋論道一次。”

    “就是這事?”

    元澤老道笑著問。

    敖乙面露慚愧,低頭道:“便是此事。”

    “這多好辦,”又有一中年道者笑著應了句,隨手一點,白云朝著度仙門山門方向飄去,“走,咱們去度仙門走一遭。

    貧道與度仙門副門主仲羽道人也頗有交情。

    他度仙門是人教道承,咱們金鰲島也是截教道場,登門拜訪,有何不可?”

    其他幾人盡皆稱善。

    一人笑道:“咱們要不要提前知會他們一聲?免得到時候會有尷尬之事。”

    那元澤老道擺擺手,“不必,不必,又不是去找他們斗法,咱們去論個道,讓年輕人切磋切磋就是了。”

    一行最后面,那兩名手拉手的少女聞言對視一眼。

    一名少女開啟手腕上的手鏈狀法器,讓兩人交談不會被旁人聽去。

    她低聲道:“菡芷,你師父又開始了。”

    菡芷嘴角撇了撇,郁悶道:“做點準備吧。

    唉,我師父簡直堪比天道法器;

    之前我渡劫時,師父一句你放心,你的天劫必然只有六道,結果招來了八道天劫,我就差一點,便是身死道消……

    我資質和積累,按理說最多只是七道才對。”

    另一少女頓時掩口輕笑,“你也因此得了好處,飛升了一段嘛。”

    “說起此事,”菡芷目光有些出神,“親身經歷了八道天劫,還是排名靠后的八道天劫,才知這般成仙劫是何等恐怖。

    當真想不到,那日在南海度過了九道天劫之人,該是何等的人物。”

    “必然是遠古、上古的大人物重修了一世。”

    “或許吧……”

    這兩個少女輕笑了幾聲,話題很快又落到了身前的龍族少年身上。

    他這般清秀少年的模樣,倒也十分惹少女歡喜。

    半日后,度仙門那絲薄潤滑的護山大陣遙遙在望,金鰲島一行人談笑間飄了過去。

    而敖乙嘴角的微笑,略微帶著少許深意。

    ……

    “嗯?”

    山林中,正琢磨龜息平氣訣的齊源抬頭看了眼天邊,看到了云上飄過的金鰲島一行。

    他感受到了幾道天仙威壓,心底也是有些納悶,不知道哪里突然來了幾位高手,要去他們度仙門中。

    “與咱小瓊峰倒是無關。”

    齊源老道笑了笑,看了眼自己大徒弟給的傳信符,也覺得應只是幾名高手結伴來此地訪友,故沒將此事說給李長壽。

    繼續琢磨自己徒弟所創的這門隱藏氣息的法門;

    很快,齊源老道將自己氣息完全收斂了起來,興沖沖地施展了個化形術,化作了一只樹樁。

    仔細感受了一陣……

    “倒是,意外的安穩吶。”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ziwnef.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11选5 金诚无忧 江苏11选5开奖走 博易大师配资 篮球分析* 海南麻将下载地址 足球分析足球推荐 四ill快乐12开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选哪个 浙江体彩6十1历史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