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59章 終究不見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汪捷絕對不是個傻主婦,望著眼前的傅青緒心中暗自開始琢磨起來,既然是古琴演奏大師,那琴技肯定是高的,自家閨女如果能拜這位傅青緒為師就好了,至于花多少錢,汪捷并不是太在乎,作為母親給孩子花再多的錢,她也舍得。

    “那這琴我們可以領回去么?”汪捷沖著局長問道。

    局長笑了笑:“現在還不行,要得些日子,不過我們保證一定好好的保護好這床古琴”。

    到不是局長大人準備黑下琴,而是現在案子還沒有正式結,古琴畢竟是最重要的證據,還給汪捷還需要一定的時間,當然了這時間也不可能太長,別說搞個一兩年的,就算是大半年公安局也受不了啊,好幾千萬的東西放在證物庫,如果弄丟或者弄壞了,那可就有的瞧了,明珠可算是大國的法治窗口,由不得他一個小公安分局局長興風作浪。

    汪捷也沒有多想嗯了一聲,轉頭沖著傅青緒說道:“傅先生,我的閨女也是學琴的,讓她給您彈一曲子?”

    傅青緒活了這么大年紀,哪里還看不出汪捷的小心思,他可不想慣著汪捷,更不想給眼前的小丫頭當什么老師,作為全國為數不多的古琴演奏大師,他如何能收一個不太相干的孩子,哪怕這孩子的父親有一床絕世好琴。

    “以后有機會吧,我今天來就是想問問您,您前夫現在在哪里,我想去拜訪他”傅青緒問道。

    汪捷一聽頓時明白了,這老頭不想教自己的閨女,他關心的就是古琴。汪捷可不是那么好說話的人,更不是那個隨意可被別人糊弄的人,她是個有決斷有主見的女人,見這老頭不樂意給自己的閨女做老師,頓時心思就變了。

    “孩子他爸這段時間挺忙的,估計抽不出時間見您,還有他主要在外地,不是常來明珠這里……”汪捷笑瞇瞇的說道。

    在汪捷說話的過程中,小丫頭忍不住想炫耀自己的老爸,但是被老媽握住的手緊了兩下便撅著嘴放棄了。

    傅青緒哪里會看不出?笑了笑沒有說話。

    汪捷這邊見了,就不再搭理傅青緒,而且轉頭和局長聊了起來,把現在老公的話轉述給了局長,局長對于有人捐款給公安局那自然是開心的,于是兩邊也算是一拍而合。

    差不多在公安局呆了兩個小時,汪捷帶著小丫頭出了公安局的門。

    “你先回去吧,我帶女兒去邊瑞的鋪子一趟,商量一下琴該怎么辦”汪捷沖著同坐在車上的辦事員說道。

    “好的,那我和老板怎么說?”辦事的人一聽立刻問道。

    汪捷道:“有什么說什么,另外把剛才商量好的事情和他說一下,錢讓他早點給人家打過去”。

    汪捷知道這小伙子是自家老公的心腹,況且她也沒有打算瞞著趙偉山,這點汪捷做的挺好的,有什么事情直接說,從來不藏著掖著,就算是要去見邊瑞,她也會和老公直說,這樣最大限度的避免了猜疑。

    辦事的人下了車,汪捷由司機開著車子往邊瑞的鋪子方向駛去。

    汪捷到了邊瑞鋪子的時候,已經是快中午了,邊瑞正在給中午的客人準備午餐。

    下了車的小丫頭笑瞇瞇的沖著路邊的白領美人打了一聲招呼:”鹿兒姐姐,你好呀?”

    白領美人一看小丫頭,立刻臉上堆起了笑容:“小妹妹,你好,過來看師傅么?”

    “嗯,這是我媽媽”小丫頭很自來熟的介紹了起來。

    汪捷打量了一下白領美人,不得不說汪捷的心中有點嫉妒,不僅僅是嫉妒白領美人的年輕,二十三四歲正是綻放的花朵一般的年紀,就算是沒有妝容,那臉蛋和身材也足夠任何人眼饞的,更重要的是這位的美貌,柳葉眉、丹鳳眼,精致的瓊鼻朱唇,就算是二十歲的汪捷在人家面前也會黯然失色,更何況現在汪捷已經生了三個孩子,步入中年了。

    “您好”

    “你好”汪捷和姑娘點了點頭,便拉著小丫頭往鋪子里走。

    小丫頭挺喜歡白領美人的,就算是被母親拉著,也不忘回頭沖著白領美人揮了揮手:“鹿兒姐姐再見”

    “小囡囡再見”白領美人開心的說道。

    被邊瑞打擊了那么久,白領美人說不灰心那是假的,但是她依舊能堅持在這里,除了是見識到了邊瑞手藝的厲害,還有就是邊瑞掌上明珠的小丫頭對她非常友好,白領美人也知道,從現在看來,邊瑞那是心中堅鐵,可以說白領美人從來沒有見過心那么硬的男人,想要達成自己的目的,怕是還要把心思放到這個小姑娘身上。

    雖然有這樣的打算,但是白領美人也不敢耍什么心機,她從來不小瞧別人,更不敢小瞧邊瑞的智商,所以她老實的等,等著自己的機會。

    邊瑞鋪子的生意是越來越好了,現在每一餐幾乎都是滿的,一共幾張位置,到了餐點幾乎都能坐滿,不光是中午,現在晚上那一頓也差不多都訂了出去。

    一餐兩千,而且來的人都是開著頂級豪車過來的,開豪車帶司機雇保鏢,怎么可能是一般人,邊瑞做的菜有這么大的魅力,不光是白領美人打主意,連著鄰居劉大爺和齊大媽都動了心思,他們想讓自家的小兒子和邊瑞學手藝,可惜的是邊瑞同樣拒絕了。

    汪捷一進門便看到了這一幕。

    老兩口子見人過來了,而且手還攙著邊瑞的女兒,哪里會不知道來的人是誰,于是從桌旁站了起來,和邊瑞道起了別。

    “劉爺爺,齊奶奶,中午好”小丫頭說道。

    “好,好,靖靖好”老兩口開心的和小丫頭打起了招呼。

    邊瑞見汪捷過來,并沒有停下手中的活,而是示意了她坐下繼續忙著。

    汪捷等了一會,張口說道:“琴還要等一段時間才能拿回來,這些日子孩子就沒有練習用的琴了”。

    沒有等汪捷說完,邊瑞收了手,把手擦了一下抬頭說道:“你等一下”

    說完轉身上了樓,等下來的時候手中便多了一個木盒子,

    邊瑞把木盒子放到汪捷的旁邊:“這幾天就拿這個練習吧”。

    汪捷一看到這盒子便知道這是琴盒,同樣是非常漂亮的琴盒,引起了汪捷的興趣,打開了琴盒之后,現盒子里躺著一床非常漂亮的新琴。

    “這床挺新的”。

    汪捷有點失望,她原本想著是不是能看到另一床古琴,這一次她一定不會像上一次那么沒有眼力勁了,把一床古琴看成不出名的破琴,誰知道她都擺開架式了,邊瑞這次卻是拿出了新琴,還是特別新的那種,上面都還帶著淡淡的漆味。

    邊瑞繼續忙著自己的活,隨口說道:“哪有這么多古琴”。

    小丫頭看到這床新琴,開心的踮著腳尖用手指勾了一下。

    咚

    沉穩重透著虬實的弦音立刻響了起來。

    “哇,好漂亮的琴音,爸爸我喜歡這床琴”小丫頭開心的便要往凳子上爬。

    這床琴就是邊瑞新上弦的孤鶴歸飛,從音質上來說,它現在不輸于唐琴九屑環佩,不過隨著歲月的浸染之后,孤鶴歸飛的琴音肯定會比九霄環佩更上一層樓,因為制琴技藝經歷了邊瑞老祖的改進進步了,而且料子也足夠好,就現在來說,孤鶴歸飛的音色也俱備了奇、古、潤、清、靜特點,絕對屬于一床音色出色的傳世好琴。

    “這琴很好?”汪捷問道。

    小丫頭道:“好呀,我喜歡這個琴,比原來琴的音都好聽,爸爸,我要這個琴”

    邊瑞聽了笑道:“又沒人和你搶,你要是喜歡就拿去好了,這是爸爸新制的,等有時間我在上面寫上你的名字”。

    “好嘞”小丫頭那叫一個開心啊。

    琴的事情一定下來,汪捷突然間不知道說什么了,望著專注的邊瑞,汪捷不知道用什么語言來描述自己現在的心情。

    邊家小鋪這段時間的生意,汪捷已經知道了,她也知道光臨邊家小鋪的都是些什么人,這些人隨意一個拿出來都是明珠或者附近南浙兩省聲名顯赫的人物,所以她現在覺得這個自己曾經同床共枕了七八年的男人一下子變得讓人看不透了。

    他身上藏著的東西太多了,以前汪捷以為自己讀透了邊瑞這本書,但是現在她卻現,自己原來認為自己看清的東西,僅僅停留在封皮上,別說內容了,連目錄都還沒有翻到呢。

    “你藏的挺深的啊,居然把一床唐琴給閨女練習,你明白那琴值多少錢?”汪捷沖著邊瑞說道。

    邊瑞沒有抬頭,擦了一下手上的水,換了一把尖耳刀,開始剔起了手上的小羊排,準備把上面的瘦肉剔掉一下,以便讓肥瘦保持在一個非常好的比例上。

    “你們看到的是一床價值千萬的古琴,而我看到的是那琴適合給我的女兒練習,因為我從小也是撫它度過的童年。在你們眼中那琴價值連城,不過在我的眼中它僅是一床琴”邊瑞很是裝逼的說道。

    說到這,邊瑞抬頭看了一下墻上鐘:“時間差不多了,你要是沒什么事的話可以帶著琴回去了,你要是想把靖靖放在我這自然更好”。

    汪捷聽了,立刻站了起來,把琴蓋合上:“行,不打擾你了”。

    汪捷這時候才真正明白,自己在邊瑞的心中現在只剩下一個身份,那就是他女兒邊靖的母親,那個賺了錢之后,笑瞇瞇的把錢遞到自己面前的男孩終究是不見了。

鄉間輕曲》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ziwnef.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快乐彩几点开奖直播
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上海麻将敲麻 湖北十一选五 湖北快3今天开奖结 股票融资平台 中卫期货配资 四川麻将高手总结技 体育足球竞彩 大象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